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二)

现代AU,主玄黄三乘,cp写的少。先标注出来是奉天

逍遥和觉殊觉无差。地冥初恋是玉逍遥,咳咳

(七)
  越骄子回来时已经凌晨一点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越骄子翻了个白眼,换了拖鞋走进客厅。“我不是说我会晚回来。”非常君穿着黄色鸡蛋饼睡衣端坐在沙发一角看电视。“那也不能这么晚,你看都几点了。喝杯牛奶洗洗睡吧。”
  越骄子知道他这个大哥的性子,他这时不喝,临睡前也会被非常君逼着喝。越骄子撑着沙发椅背,前倾着身子伸手捞住茶几上的牛奶,喝了几口就放了下去。这边非常君依旧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眼神似乎似乎从没飘过来。越骄子揉揉左手腕,也不看人觉。“我明天早上不吃饭了,不要叫我。”说着上了楼。
  非常君听着脚步声远去,端坐在沙发上的人影蹭的一声来到了喝了一半的牛奶前,手指轻握着杯壁,对之刚刚自家小弟留下的奶渍接着饮下去。
左手有受伤,是和别人打架了吗?真不乖。自己煮的奶真好喝,就是有一股怪腻人的甜香味,这味道。。。
非常君一个黄色闪光飞身上楼。
“越骄子,哪个女人接近了你!”
“我靠。人觉非常君,你有毛病吧!劳资在洗澡!!!!”
“小弟,我。。。”
“呯”一声响亮的关门声把非常君关在门外,人觉非常君捂着脸昏昏沉沉的回了自己房间。

(八)
“楚天行,查一下越骄子昨晚去哪了?干了什么?”
“非常君,你是变态吗?”
“哥哥关心自己的胞弟有问题吗?”
“这真是太有问题了。”楚天行放下手机转头说“还有我是你的全能管家吗?这也要麻烦我。”
“我不是信任你嘛。”感受楚天行幽幽的目光,非常君加了一句“给你放三天假。”
  三天,差强人意。不过可以和老昙去郊外游湖,这样想着的楚天行心情好了不少,胆子也大了,凑到自家老板旁边问“你为什么不直接和你弟表白?”
非常君瞅了瞅楚天行,慢腾腾的开口。
“为什么不是越骄子跟我表白?”

楚天行:。。。。。。。。
  你就憋着吧,迟早憋馊了你
(九)
“为什么不说话了?”
“非常君,楚某无话可说。”楚某只想和老昙好好吐槽你。
(十)
苦境吐槽君你好,
在下坐标性别颜值都不重要。我就想吐槽我的人精老板。人精老板张的帅,自己有个连锁饭店,脾气好,钻石王老五一枚。但为什么说他人精呢,一方面是我老板心思重,表面又是老好人。一旦阴人阴到死,别人还不怀疑他。一方面是他有人精神病,他有个双胞胎弟弟,喜欢死自己弟弟了,又不肯告白。天天要我去查他弟弟做了什么去了哪里!
我一生只想和我家那位游游山玩玩水的,摊上这个老板是楚某命苦。

评论:
一觉游仙好梦:你老板要我告诉你的三天假期已经没了。
我爱叉烧包:心疼po主,感觉有点像我身边的人啊。
是老昙不是酸菜:好友,我也只想和你游山玩水。
永夜之光:真是可笑。
不醉风月只醉离经:@千载萌道,快来看新八卦。
千载萌道:@不醉风月只醉离经,快来看新八卦。

(十一)
楚天行与非常君这种你不说,我不说,死活不肯表露爱意的人精不同。
当年与敌对公司的寄昙说在会议室一见如故,会开完了就凑了人跟前,张口就是那种幼儿园小朋友都会嫌弃的老套开头“你好,我觉得我特别眼熟你,我们是不是前世见过。”各花入各眼,这么老套的路数寄昙说还真接下去了。
之后感情一路升温,半个月后,楚天行已经搬到寄昙说家住了,从此,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十二)
非常君曾私下向楚天行讨过招。楚天行喝着千日甘,一边和老昙发消息一边说:“非常君,我和老昙是前世有缘,今世注定。别人学不来的。”眉目之间都是得意和幸福。
人觉非常君:谈恋爱的人真是不可爱。

(十三)
感情方面快准狠的不止楚天行一人,还有玉逍遥。
嗯。。。。搭不上快这个字,但准狠。
玉逍遥和君奉天好哥们互称了十几年,大三时玉逍遥被自己妹妹玉萧一通电话捅破窗户纸。当天就买了火车去了奉天所在的学校,而同寝室的地冥,呆坐在床头。
非常君于心不忍,想去安慰他。刚要开口就被越骄子捂住嘴,拖到一边。
‘小弟?’非常君眼神询问。
‘你别管他。’越骄子眼神回答。
‘地冥好友很伤心。’
‘你又不懂他到底伤心什么,瞎安慰没用。’
‘小弟你懂?’
‘非常君,这一方面我可比你聪明多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不知道我喜欢你呢,我的小弟。

(十四)
非常君日后问过地冥什么时候放下的,地冥搅拌咖啡的手顿了顿。
“非常君,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眩者有说过对玉逍遥有情吗?”
我八不八卦先不提,我没提玉逍遥,你却点明了。好友,欲盖弥彰啊
地冥被非常君那双眼看到毛毛的,草草喝了几口就走了。
非常君还在品地冥走之前说的话。
“曙晨是他,又不是他。”

(十五)
玉逍遥回来时不是想三人猜测的那样一脸喜气,反而脸色灰败的像大病了一场。
这时地冥也坐不住了“玉逍遥,你怎么了?”
“没什么。”玉逍遥把自己闷在被窝里,闷声闷气的说“明天帮我请个假。”
非常君心里大叹,这怕是告白被拒了。
地冥一个心火烧起,冲向寝室门门口要去找君奉天打一架,自家白菜都送上门了,还被拒了。眩者的剧本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越骄子看着地冥要跟君奉天火拼的架势,当下就来劲了。紧跟着就要出去。他看那个君奉天不爽很久了,完全可以帮忙揍一顿。
非常君不知是留在寝室安慰玉逍遥还是拦着地冥和越骄子。
但狗血往往来的猝不及防,地冥刚打开门就看见君奉天在门外,脸色比玉逍遥好不到哪里去。
“我找玉逍遥有事。”“你。。。。”地冥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君奉天挤进去顺便把三人请(赶)出寝室。
门外的三人:。。。。。。。。。。。
地冥:这憋了一口气将要爆发又生生咽下去的憋屈感。
“恩。。。。地冥,小弟,不如我们去吃火锅吧”
“哼”“哼”
“那我们走吧,上次去西街吃烫面时老板说。。。。”
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再来一顿。
(十六)
当年君奉天去了德风古道大学。玉逍遥理解他的决定,自己仍留在云海上了大学。在寝室遇到了人觉人殊两位双胞胎兄弟,外表相似但性格截然不同。但遇上末日十七是万万没想到的,以前可爱乖巧偶尔有点小坏心眼的十七号怎么变成这样?!!!

“你是十七号是不是!”
“哼,天迹。你可以叫我命运规划主。”
“你肯定是十七号。”
“傻天迹,我是瑟斯二世。”
“十七号!”
“眩者说了眩者叫地冥鬼谛。”
“靠。。。。”

人殊越骄子:打起来打起来
人觉非常君:喝茶喝茶,吃瓜吃瓜

苦境吐槽君的梗见微博上北美吐槽君

评论(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