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三)

现代AU,主玄黄三乘,cp写的不多。因为是周更党,所以先在给大家拜个早年。新年快乐✺◟(∗❛ัᴗ❛ั∗)◞✺

(十七)
  非常君一来玉逍遥家做客就被两个小狐狸围住了。
“叔,你看过苦境吐槽君吗?”
“那你有一个吐槽好像槽的你。”
  非常君看着眼前两个孩子犯了难,叹了一口气。君奉天这么正经的人怎么养出玉离经和云忘归这两小狐狸。
“叔,感情这事旁观者清。”离经刚说完,云忘归接着道“就是,感情这事不能瞒着,你跟我们说说,我们给你出主意。”
  非常君就纳闷了,这两二八年华的大小伙子怎么浑身透着七大姑八大姨的气息。
“非常君!你快跟我说说那篇吐槽说的是不是你!”
看到飞奔过来听八卦的玉逍遥脸上促狭的笑意,非常君明白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性子一脉相承啊。


(十八)
一般家长对早恋都是深恶痛绝,但玉逍遥不同。
玉逍遥:天迹就是让你意料不到。
剑子仙迹:。。。。。。。。。


(十九)
练习生跟红尘雪在一起后,玉逍遥千方百计甚至动用家长的私权为他俩腾出空闲时间。
“练习生啊,好不容易放假,去约红尘雪出去玩玩啊。”
“嗯,也是。”说着去打电话给红雪
“红雪,明天周末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一起去图书馆。。。嗯,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玉逍遥:。。。。。。。。。。。说让你约妹子出去玩,有约去图书馆的吗?!!不对,图书馆也是约会圣地啊。
等到傍晚练习生回家被问到今天约会如何
练习生:“我今天和红雪刷了八套卷子,写了五篇作文。”
玉逍遥:“就做题目了了?!!”
练习生:“我还和红雪互相提问了,又巩固了一下知识!”
玉逍遥:“。。。。。还有吗?”
练习生:“嗯。。。。。我还和红雪约了明天再一起去学习。”
玉逍遥:。。。。。。。。约会啊!约会啊!你不带女孩子去看电影逛街,去图书馆刷题!我什么时候能抱上乖孙?!
玉逍遥在教室办公室吐槽时,大漠苍鹰没好气的怼了一句“玉逍遥你醒醒,练习生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你想的太早了。”


(二十)
玉逍遥不甘心,逮着机会就让练习生带红尘雪去游乐园,去看电影,去逛街,去喝下午茶,连地冥的永夜剧场的门票都送了几次。
云忘归看着很羡慕了,他也想和离经一起出去玩。
云忘归:“君老师,我想和。。。。。”
君奉天:“恩?你想干什么?”
云忘归:“我。。。我想。。。我还想做两套卷子QAQ。来找老师您要点资料。”


(二十一)
  玉逍遥,地冥和非常君在大学组合名叫玄黄三乘,这名字是在他们大二时兴起的。
  当时为准备大一的迎新晚会,大二学生会会长芙蓉铸客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关系。
  至于玉逍遥寝室为什么会参加。。
  玉萧是学生会的,玉萧搞定玉逍遥,玉逍遥搞定地冥,玉逍遥和地冥搞定非常君,非常君搞定越骄子,完美!
  但当看到要表演杂技时,越骄子撒泼打滚死活不干。玉萧没办法只好让他做幕后,让越骄子抡着大扇子在台下给三人扇风助势。
  玉逍遥,地冥和非常君以三人杂技《玄黄三乘》一夜闻名,演出时掌声雷动。
  越骄子:mdzz
  这一出不仅杂技出名了,配乐也出名了。
“杂技最后的唢呐好评!”
“我听说是二胡系的地茧吹的。”
“咦?他不是二胡系的吗?”
“根据可靠消息是朱雀衣要求地茧吹的。”
“厉害了。”
地茧:小妹开心就好。
(二十二)
  君奉天自从成为教授就改用微信了,比较像成熟一点用的。君教授很忙,常常有很多消息。

皇儒无上邀请你加入‘昊正五道奶娃经验交流’
唯师弟和叉烧包不可辜负邀请你加入‘叉烧包外卖群’
别逼我女高音啊邀请你加入‘云海仙门总群’
剑老颠邀请你加入‘剑术讨论组’
小师妹邀请你加入‘海外代购群’
玄尊邀请你加入‘如何和孩子交流’

君奉天:。。。。。。。。。。。。

(二十三)
墨倾作为儒门人,和他的上司有点不同。他喜欢奶弟弟,而且奶的很好。有弟弟的人都愿意让他帮忙带一下。
直到遇到非常君。
“不瞒你,我也有一个弟弟。”
“。。。。。。。告辞”

越骄子:。。。。。。。。

(二十四)
  自剑随风和键九沉在一起后,邪说也被园筝拐到手了。在地冥把非常君放到明月不归沉做做装饰的钢琴‘弹’坏后。玉逍遥和非常君终于把地冥劝住了。好在有上次的经验,一回生两回熟,地冥接受起来也没那么难了。好歹筝儿算自己看着长大的,自己的白菜拱了自己家的白菜,总比被别家拱了好。
  这一点君奉天深有体会。
  云忘归:嘿嘿嘿

(二十五)
云忘归学习很努力,剑子仙迹作为就问了一句。
云忘归:“为了以后努力赚钱给离经买珍珠。”
剑子仙迹:“为什么买珍珠?”
云忘归:“我家离经戴上珍珠有一种贵气的感觉,可好看了。”
剑子仙迹:“。。。。。好好努力”
疏楼龙宿深深的看着自家老友
剑子仙迹目不斜视。


(二十六)
  云忘归和离经是早恋,这一点玉逍遥是知道的,他还帮这两孩子瞒过奉天。但早到初三是万万没想到的。君奉天和玉逍遥都狠狠被震惊一下。
  君奉天想着必须问清楚,刚动作一下,就看见玉逍遥老母鸡似的护住两孩子。离经也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这下君奉天彻底没了脾气,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教育出了问题。
  玉逍遥在旁边打哈哈“感情这事讲个缘分,离经与忘归俩就有缘分。而且他俩可比我们当年通透多了,我俩大学才明白,错过多少时间啊。我想想就心痛,奉天我要吃十根烤肠才能好。”
  君奉天不听这人满嘴跑火车,抱着求真求知的心走进书店,买本书好好研究一下。

书店一楼热销书:
《怼师兄的日日夜夜》
《阴川蝴蝶君的倾情力作——男人在家庭应该处于什么地位》
《至尊狂医:钜子!吸氧!》
《我和老丈人不得不说的辛酸往事》
《一代铸剑大师聂寒:就没我铸不断的剑》
《坑人,我们是专业的》
《爱将和帝尊的娇宠日常》
《温皇泣泪之作:推个cp怎么这么难》

君奉天沉默了一会,上了二楼。

(二十七)
玉逍遥看奉天从书店回来后,对离经和忘归的事看开了不少。凑到身边问了一句。
君奉天沉默了一会开口“我在书店遇到一个叫史艳文的人,他跟我说了他三个儿子的事。我觉的离经和忘归已经很好了。”

玉逍遥:。。。。。。。。我晓得了




有用的金光的梗hhhh

评论(9)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