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七)

现代AU,玄黄三人为主,三人友情向
cp为奉天逍遥和觉殊
不定时掉落其他cp

(五十六)

君奉天君教授发现自打和玉逍遥结婚后,玉逍遥的睡姿越来越奇思妙想了。如果枕着自己的胸睡觉还能解释是对爱人的依赖。但他现在为什么越来越爱枕着自己的腹部了?!

“玉逍遥玉逍遥,你最近为什么一直枕着我的肚子?”
玉逍遥被君奉天摇醒,小脑袋瓜子还晕晕的。“因为很软啊,又大又软。”说着还蹭蹭奉天肚子上的软肉。

君奉天:............
君·而立之年·英俊正直·奉·中年发福·天 决定减肥了。
玉逍遥和玉离经这俩小胳膊拗不过君奉天这个大腿,全家进入了减肥模式。练习生表示可以带着君叔一起锻炼。

(五十六)

玉逍遥:我觉得奉天这样不行,天天吃那么少,身体撑不下去啊。
大漠孤鹰:还不是你自己闹得。
玉逍遥:我也不知道奉天这么敏感发胖这件事啊,而且奉天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吃东西了。
大漠孤鹰:我看你不是吃的很欢吗。
玉逍遥:这不是在雕兄你这吗?雕兄再烤十片五花肉。
大漠孤鹰:想吃自己不会烤吗?
玉逍遥:我这不是烤的不如你嘛,多加点孜然。谢谢雕兄大恩大德!
大漠孤鹰:哼

(五十七)

玉逍遥想着这事是自己惹的,自己必须解决了。俗话说得好,从哪爬起就从哪站来。床上的事床上解决。
玉逍遥在一次爱的交融过程中,狠狠的夸赞了自家奉天的龙马精神,龙腾虎跃,神仙在世,腰部有力,节奏带感。
君教授表示不错,心情愉悦。
玉逍遥百忙之中求了一句“好奉天,不要减肥了。”
君教授没理他,亲了一口堵了他的嘴。
玉逍遥想着这次应该搞定了,便更卖力了点。
第二天的早上,
玉逍遥:奉天你起这么早干嘛?
君奉天:起来跑步,你接着睡。
玉逍遥:..........

那句话怎么说的,男人就是个大猪蹄子。玉逍遥撑着腰咬着大鸡腿想着。


(五十八)

这件事最后是云忘归解决的,云小哥看着自己的离经少吃了几天夜宵,婴儿肥都不圆润了,心痛化作熊胆。一个跪地滑行十几米抱住老师大腿,哭嚎着“君老师!能胖是福啊,离经最近都瘦不成人样了,再苦不能苦离经啊老师!”

这几天一斤都没瘦的君奉天:..............
这几天就瘦了一两的玉离经:..............

(五十七)

说到云忘归和玉离经的相识,那还是两孩子刚上小学时,云忘归实在太皮了,云妈妈想着找个老师好好管教这个皮猴!
云小哥被妈妈揪着耳朵到老师家门口是很不情愿的,但这种不情愿都消散在大门打开后冒出来的小小人儿。长长的头发,像紫色玻璃球的大眼睛,小小的下巴有个超可爱的肉窝。

云忘归:妈!你儿媳妇找到了!

云忘归被美色晕了一下神,速度捡起自己幼儿园小王子的架势。“这位美丽的菇凉,在下云忘归。我一见到菇凉就被你深深折服了,以后你就是我的阳光,我生命的意义.......”

来开门的玉离经:............
跟在离经后面的君奉天:............
带着云忘归来拜师的云妈妈:..........

(五十八)

云忘归:君老师,在看见离经那一刻时,你这个老师我是拜定了!
君奉天:...............新到了一批卷子,你拿去做吧。
云忘归:QAQ

玉逍遥:.....................这孩子,真像我!


(五十九)

在知道离经是男孩子后,云小哥的少男心碎成了渣。
但云忘归可是一代新新好少年,每天都在各种xxxxxx的边缘试探的人,迅速把一颗少年心用离经牌520粘好,从此心里只有一个玉离经。

(六十)

表面上云忘归叫离经:离经!离经!离经!离经!
实际上云忘归叫离经是这个意思:媳妇!媳妇!媳妇!媳妇!

玉逍遥:要不说,这孩子像我呢。


(六十一)

玉离经高考是最紧张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云忘归和君奉天。
云忘归铁了心要和离经考一个学校一个系,最好一个班一个寝室!对于高考,不仅要考的好还要尽可能和离经的分数差不多,所以云忘归在家奋斗到临考试。

君奉天他知道自家孩子平时就很好,心里压力也不大,但他自己心里就是放不下。

尹潇深:君老师,你不用太紧张了,离经的实力你也知道。
君奉天:嗯
尹潇深:离经的心态也好,说不定会超常发挥。
君奉天:嗯
尹潇深:我们都很相信离经,你还不信吗?
君奉天:我也很相信他。
尹潇深:你可终于不是嗯嗯的了,让人怎么聊天啊。
君奉天:嗯
尹潇深:...............


(六十二)

玉萧早早租好了离经考点旁的一家民居。房子两室一厅,她和离经一人住一间方便,而且有个厨房她也好给离经做点好的。

第一场考试结束,离经出校门
玉萧挤过人流,把遮阳伞撑在玉离经的头上,手里给离经递上温凉的柠檬水。
离经看着玉萧被汗湿的刘海,嘴里有点哑“玉姐姐,你不用等我的。这天太热了,你在租的地方等我。”
“姐姐没等多久,快回家,我做了一桌你喜欢吃的。”
“嗯!”

第二场考试结束,在校门口等待的人影变成三个。
“义父?!天哥哥?!”
“啊我和奉天实在没事,就过来了。”
“嗯”
“好了好了回去吃饭,你们不饿离经还饿呢。”

晚上休息的时候,玉逍遥和君奉天挤在客厅沙发上说悄悄话。
“奉天,我觉得我比当初我俩高考时都紧张。”
“嗯”奉天想了想,加了一句“我也是。”
“你不是要去参加那个教学研讨会吗?”
“向蔺先辈请假了。”
“大前辈人真好,我都没请到假。”
“那你?”
“离经高考我怎么可能不来,我找剑非道和孤星泪帮我撑两天了。”
。。。。。。
。。。。。。。

玉离经昨天睡得比较早,今天醒的也比较早,打开房门看到义父和天哥哥两个人都睡着睡着滚到了沙发底下了。
“噗”离经没忍住笑。
“嘘”隔壁的玉萧也打开了房门,食指抵在唇上,嘴角还挂着笑。
“离经时间还早,你再休息一会,吃饭了我叫你啊。”玉萧的声音压的极低。
离经点了点头,轻轻关上房门。

玉萧看着这两人睡得四仰八叉的,摇摇头。这俩大笨蛋,不,二师兄不是笨蛋,大哥才是大笨蛋。


(六十三)

剑随风看到离经高考的架势,心里的羡慕都快溢出来了。自己和大哥高考时父亲一点都没管,要不是自己聪明人见人爱,自己和大哥考试的时候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玉逍遥看着剑随风这么颓废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把事实讲出来。
地冥不仅早早帮你俩定好了房间,而且你俩点的外卖都是地冥亲自做的。否则你俩那么晚怎么可能订到房间,外卖还都是你俩爱吃的。
玉逍遥想想那两天的遭遇就一阵头痛。
地冥那个变态居然租了一间房子架起望远镜观察离凡考试!邪说在另一个考场,他就让无人榜去观察,全程手机报告。
“冥冥之神,邪说少爷已经进入考场了。”
“嗯,准备好邪说考完来接的车,说是他觉叔来接他的。”
“冥冥之神,邪说少爷写得很快,非常有自信的样子。”
“邪说吾儿,语文一直是他强项。”
“冥冥之神,邪说少爷和离凡少爷午饭的地点已经准备好了。”
“干的不错,考完直接送到那里,说是他们玉叔请他们吃的。”

被地冥胁迫过来,坐在地冥后面沙发围观全程的玉逍遥和非常君:............

地冥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他拿起两把伞和两瓶矿泉水。
“你两一人拿一份,非常君你给邪说送去,玉逍遥你给离凡送去。不许提到眩者!”

玉逍遥和非常君:..........

傲娇是病得治!
还有现在绝交还来得及吗?

ps:
基友:唉,单身久了,看一个木偶都眉清目秀特别想X
我:...........我也是_(:з」∠)_

评论(4)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