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八)

现代AU   玄黄三人为主
cp为奉天逍遥和觉殊

就算觉君有白花花的长腿!他在我心中也是攻!因为饺子有更白花花的腿!(深蓝显白!)

(六十四)

越骄子觉得自家老哥能和遂无端成为忘年交很大可能是他俩都有炸厨房这一特异功能,但遂无端和非常君是不同的。
遂无端乖啊,乖巧懂事。墨倾池说不要进厨房他就绝不进厨房。
而非常君,

非常君:小弟,让我再试一次。我最近看了《xx厨房菜》《中华小当家》《我与美食有个约会》。吾非常有信心!

越骄子:非常君!你今天敢进厨房,我和习烟儿就死在你面前!

习烟儿:老帖哥救命!

庭三帖:这就两个字‘找死’!

(六十五)

非常君一家对庭三帖的称呼
非常君:庭老帖
越骄子:帖哥
习烟儿:老帖哥
庭三帖:...........

(六十六)

大学时,越骄子自从和玄黄三人在一个寝室后,时不时就想搬出去。

越骄子:我们寝室只有我一个正常人。

  地冥喜欢吃甜品。甜品吃多的结果,一是长胖,二是牙病。
  胖?地冥怎么可能会胖。所以地冥牙痛了
  牙痛起来真要命的,地冥整个人都痛萎了,顺滑的胡萝卜头发都毛糙的炸起来了。
“地冥啊,小十七。听哥一句话,牙痛不能撑着,我们去看医生啊。”
“地冥好友啊,你脸庞都肿成仓鼠了,不能讳疾忌医啊。”
“眩着没翁体!眩着步用砍一森..............内蒙方凯眩着!”
  玉逍遥看地冥一直不配合,给非常君递了个眼色后,上去一个龙抓手想制止地冥。地冥被牙痛到四魂离体,一时不查被玉逍遥控制住双手。非常君瞅准这个机会,一个猛虎扑地抱住地冥双脚!

地冥:!!!!!!

  眩者怕伤到玉逍遥,还怕伤到你吗?说时迟那时快,地冥一个扭腰抽出左脚直接往非常君腹下三寸攻去。

非常君:!!!!!!

  好在非常君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险险护住小非常君。地冥啊,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

  非常君手下换招,把地冥死死控制住。
  玉逍遥和非常君像拧被单一样打算把地冥扛出门口,运送到医务室。

  在寝室观看全程的越骄子:哈哈哈哈哈啊哈啊啊哈太好笑了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拍下来哈哈哈哈

玉逍遥:.........
非常君:.........
地冥:........

(六十七)

玄黄三人互看一眼,玉逍遥和非常君放下地冥向越骄子走去,地冥捂着脸冷眼旁观。

越骄子:你们?!我cao!你们想干嘛?!
玉逍遥:看得很开心嘛小娇娇。
非常君:还打算拍下来是嘛小弟。
越骄子:嗷嗷嗷!你们不管地冥了啊嗷嗷,非常君!嗷嗷你可是我亲哥!
非常君:让你皮!
玉逍遥:吃我天下第一脚!

(六十八)

等到玉逍遥和非常君收拾好越骄子后,地冥已经不见了。
玉逍遥是在学校钢琴教室找到地冥了,想着在教室跟地冥打起来肯定会受处分,便和非常君商量了个计策。
地冥在钢琴房弹的全身抖动,频率和牙痛保持一致。

(六十九)

地冥还在与牙痛作斗争,剧作家人格已经要崩溃了
非常君跑进来,“地冥,不好了!越骄子刚刚把玉逍遥打伤了!”
“神木!”地冥早被痛的神经衰微了,这一刺激,末日十七的人格拿到了主导权。“泥书曙晨怎木了?!”
“玉逍遥已经送去xxx医院了,我带你去!”

地冥(末日十七)刚进入医院门口,就被躲在门后的医生和玉逍遥架到了病床上面。

末日十七:曙晨学坏了QAQ

可当他从床上下来,看着玉逍遥一边听着医生的嘱咐一边问他感觉还好吗?
地冥一点被骗的气都没了

然后,地冥会寝室把越骄子揍了一顿

越骄子:????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七十)

“非常君,你穿不穿!”
“我不穿,我穿了袄子了不冷的”
“你都穿了那么厚的大袄子,你为什么不穿秋裤!”
“小弟,再穿我就肿成一团了”
“你TAMD还爱美起来了啊,习烟儿都没你这么多事。”
“小弟啊,我真不冷,不用穿的。还有我妈就是你妈。”
“...........”

  越骄子就不明白了,一个大老爷们的,穿个秋裤怎么了。不穿是想老了得老寒腿吗?!
  而且他还特地选的黄色面料上面西瓜图案的,非常符合自家大哥审美。他怎么这么事精!

  越骄子越想越气,看到非常君还退到床脚一股非常拒绝的样子就更气了。越骄子三步并两步把非常君压在床上。非常君也没想到越骄子这般作为,没留神被越骄子把裤子褪下脚踝了。白白嫩嫩的长腿闪的越骄子一阵心慌。

“小弟啊,不可啊不可啊”
“不可你个毛线!今天不行也得行!”
。。。。
。。。

外出购物回到寝室打开门的玉逍遥和地冥,
玉逍遥:哟哟哟哟哟
地冥:啧啧啧啧啧
越骄子:.............
玉逍遥:地冥啊我们是不是回来早了啊
地冥:眩者觉得我们回来的刚刚好
玉逍遥:不用担心,十天早饭天哥哥嘴很严的。
地冥:眩者可没这么好打发,至少三十天。

  越骄子听着他俩跟说相声似的一唱一和,身下非常君早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了。要不是自己手里还拿着准备给非常君套上的秋裤,他真觉得自己要对非常君意图不轨了。

“地冥玉逍遥你们乱误会什么,我只是......”
“只是什么啊?干什么能干到床上去”玉逍遥一脸坏笑
“我...不是,我只是给他换衣服!”
“别说了,天哥哥懂的,只是换衣服嘛”
  看着玉逍遥一脸‘我知道你害羞,不拆穿你。我真是善解人意’
  越骄子一口老血恨不能喷出去。
  旁边地冥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句:“眩者真是没想到,非常君你居然是下面的。”
  一直躺尸的非常君闻言就掀开被子说了一句“好友,不要误会....”
“对,不要误会”他大哥终于说句人话了。
“我是在上面的!”语气十分坚定。
“....................非!常!君!”

越骄子:我真觉得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ps:爬出洗澡水,更了文。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