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九)

现代AU    玄黄三人为主,cp写的少,主cp为奉天逍遥和觉殊。
不定时掉落其他cp。

(七十一)

越骄子一直不相信玄黄三人之间有友情,如果有那也是塑料花般的友情。


(七十二)

“玉叔!救命!饺子哥和觉君打起来了!”
  玉逍遥想着他俩打起来不是很正常嘛。但习烟儿这孩子都打电话来求助了,自己也不能不去,顺路把还在被窝的地冥捞出来。
  “玉叔!地冥叔!你们终于来了!”习烟儿开门迎他们进来。
  “非常君还活着吗?”玉逍遥话音刚落。楼上就‘呯’的一响,隔着房间听到越骄子的怒吼声“非常君!你去死吧!”“小弟,我错了啊!”

  玉逍遥:“......看来人还没事。”
  地冥:“非常君是和越骄子生米煮成熟饭了吗。”越骄子生这么大气。
 
  习烟儿:...........他觉得找地冥叔和玉叔是个错误的决定。


(七十三)

  习烟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饺子哥最近迷上一位作家,叫什么鬼麒主的。饺子哥迷疯了他,买了好多那位的书,还买了好多周边。饺子哥最近又买了一个面具和一个扇子。觉君不知道,他把那个面具拿来舀水还把扇子的毛给剪了。饺子哥知道后把自己和觉君关在房间里和他拼命!呜呜玉叔你让他们别打了呜呜。”

  玉逍遥觉得鬼麒主的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非常君比较重要,拍拍习烟儿的头让他不要担心,拉着地冥上了楼。
  越骄子和非常君在房间打的呯呯直响,里面全是越骄子的怒吼声,间杂着非常君的求饶声。
  门关得很紧。玉逍遥在门外喊道“里面的人听着!越骄子你已经被包围了,快停下你的暴行!”
“玉逍遥这事你别管!”
“越骄子抗拒从严啊,你若还不停手,我方不保证不使用君奉天这等核武器!”
  房间里的越骄子一噎,随后咆哮道“谁来都没用!非常君纳命来!”
“小弟!莫再逼我啊。”
  地冥被玉逍遥从床上捞起来,起床气攒了一肚子。起床气不向玉逍遥发就只能向打扰自己睡眠的真正源头发了。
  地冥一脚踹开紧锁的门。
  门内非常君和越骄子扭打成一团。
“眩者给钱,赶紧撕票。”
  玉逍遥:..........
  越骄子:..........
“地冥好友啊!!!”


越骄子:我就说他们之间没有友情。


(七十四)

  等到玉逍遥把非常君‘解救’出来时,已经中午了。    
  玉逍遥搀着非常君,用眼光打量了一下,全身上下没一点伤,就头发乱了点,估计还是躲越骄子时跑乱的。  
  地冥看非常君在那装受伤靠在玉逍遥身上就不爽,在后面照非常君的腰窝给了他一脚。非常君顺势躺在床上,那一脚的力道丝毫没沾上。
  那边越骄子抱着一箱书对非常君怒目而视。玉逍遥看非常君没事,就转头看越骄子。玉逍遥眼尖一下子就看见越骄子抱的书的名字。血河战役?!
  玉逍遥:“血河战役?!”
  越骄子:“怎么了,你别以为这是一般小说。这是我认为写得最好的军事小说!作者自己也说是根据他自己亲身经历改编的,他就是第二个海明威啊。”
  玉逍遥:“鬼麒主。”
  玉逍遥一下子就想到那个人了。
  地冥:“鬼麒主真名伏子羲,越骄子你不觉得这名字很熟吗?”
  越骄子:..........
  玉逍遥:“在大学骚扰玉萧的就是他。”
  越骄子:.......
  地冥:“如果你不信,我有他的微信号。”
  玉逍遥、:“小白脸一个,最近好像榜上了一个富婆,  做了小三。”
  地冥:“他能出书,也是那个叫九婴的富婆给他的支持。”
  玉逍遥:“九婴是我们同届的地茧的亲生母亲。”
越骄子已经被打击懵了。
  非常君这时又插一刀“而且他被君奉天痛揍过,又被尹潇深揍了一遍,现在还在xxx医院。”
  越骄子:.......



(七十五)

  越骄子把自己埋在非常君旁边的被子里,非常君看在自家小弟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伸手拍拍床上鼓起来的大包。
  习烟儿这时进来,询问众人想吃什么。
  玉逍遥:“有肉就好了。”
  地冥:“甜点有云朵厚片就行。”
  非常君:“我什么都可以的习烟儿。”
  越骄子从被窝里伸出一个脑袋,眼神呆滞“我不吃了,我要饿死我自己。”
  非常君揉乱越骄子一头蓝毛,说“吃耗子药更快。”

  越骄子:...........


(七十六)

今日快报:
  昨晚,在xxx医院养伤的作家鬼麒主被不知名人士殴打。并留下有‘骗子!’两字的字条。警察已介入调查。网友们纷纷猜测是否为因爱生恨。鬼麒主所在公司董事长八岐邪神表示网上的猜测全是虚假的,并保证一定会将此事合理解决。



(七十七)

楚天行:“非常君,越骄子的事已经办好了,邪神那边找不到任何证据。”
非常君:“做的很好楚天行。”
楚天行:“..........”
非常君:“..........”
非常君:“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楚天行:“老板,我必须重申一下当初我应聘的是你的秘书一职。”
非常君:“嗯,所以你要加薪吗?没问题。”
楚天行:“不是!非常君我认为你应该请一个更专业的人帮你处理私事。”
非常君:“我觉得你非常专业,我很满意。”
楚天行:“.......非常君,你太不要脸了”
非常君:“谢谢夸奖。”
楚天行:........



(七十八)

  楚天行郁闷地挂了电话,自己怎么摊上了这个老板,都怪自己当初刚入社会被非常君伪善的脸骗了。
  寄昙说下班回家打开门就看见楚天行一个人喝闷酒。“怎么了?好友。”
  “老昙啊,你回来了。”楚天行拉着寄昙说坐到沙发上,递给他自己还没喝完的酒。寄昙说也不嫌弃一口就把残酒闷了。
  “老昙啊,你真浪费楚某的酒。”
  “好友今天心情不好?”
  “老昙,如果你有个很对自己胃口的朋友,但那个人碰上关于另一个人的事后,就变的非常讨厌,让人想打他怎么办?”
  寄昙说垂下眼帘认真思考在。楚天行喝了不少,爱人的脸又凑的很近,近到能闻到股昙花香。心下一动就想亲亲老昙的俊脸。
  寄昙说却突然抬起头说“那就揍一顿吧,揍安分了就好了。”
 
  楚天行:????!!!!!!

  老昙啊,你自从跟了一页书前辈,画风都变了。




(七十九)

  小默云曾经以为这世界只有二师兄和小师姐能管住大师兄这匹野马。小师姐出国后只有二师兄能看住大师兄了,把大师兄好好关在栅栏里。
  血与泪的教训告诉他,大师兄这匹野马在二师兄心里跑到哪,栅栏放到哪!
  至于地冥,地冥心里可以任玉逍遥驰骋。
  剑随风又名离凡,这匹家养马也曾想在地冥心里奔跑,地冥一套如来神掌教离凡做人。
  邪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八十)

  这个道理,越骄子也是很久后才明白。

  大学刚开始那会,越骄子看玉逍遥很不顺眼。
  自家大哥是什么性子他不知道吗,表面上永远是个老好人做派,对所有人都和和气气的,但不小心惹了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非常君和自己从来读的都是寄宿学校,和很多人同一个房间住过,但除了自己从来没有人可以躺在非常君的床上。
  但玉逍遥不但可以,还在床上吃零食!
  越骄子很不高兴。
  刚成为室友,越骄子还不知道寝室另一个人地冥是个明面上对玉逍遥无情无义无理取闹暗地里任由玉逍遥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货。
  越骄子看地冥没事就爱找玉逍遥麻烦,就和他商量一起整玉逍遥一顿。
  地冥答应了,谁让玉逍遥这几天天天让自己卸妆。
  地冥要到文学社一个女生的qq和密码,人帅就是这点好。
  越骄子便假扮这个妹子请求玉逍遥帮忙发传单。玉逍遥也没怀疑就应下了。

越骄子和地冥躲在阴凉处看玉逍遥顶着正午的大太阳发传单。越骄子心情大好说“你待会让你们社里妹子多印一些传单。”
地冥:“不行!玉逍遥发三分钟就行了。”
越骄子:??????什么情况?
地冥:“你现在给他送冰饮,还有湿巾。”
越骄子:??????
地冥:“辛苦他了。”
越骄子:...........




ps:写着写着饺子的戏份就格外多啊。感觉叫三傻已经不符合内容,但我真的很不会起名字,一开始还起过其它名字。
大家来品一品:
玉逍遥人人爱
那些年的爱恨情仇
越骄子真的很委屈
三个人男人一台戏
无理取闹
总有一天他们要同归于尽

唉,不会取名字的痛苦。最近还要开个金光坑,都快写了两章,名字还没取好。郁闷,甚至想留下不争气的眼泪
基友:要不就叫史家四处吧,和玄黄三傻多对称。
我::你走!

评论(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