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和机器人同居的日子(三)

地冥,越骄子机器人设定

cp:冥迹,觉殊


(二十六)

  做人不能落井下石,在越骄子知道玉逍遥发现地冥痴汉的行为后狠狠嘲笑了地冥。地冥不动声色反击了一个大的。

  越骄子被非常君命令待在书桌旁,自己在越骄子的电脑上翻看黑自己的料。
  “越骄子,”语气淡淡,听不出喜怒。越骄子把眼睛焦距从天花板移到非常君身上,生气了就生气吧,把自己退回公司或者干脆换一个机器人。谁被自己的机器人黑成这样还能不冒火呢。

  “原来你这么喜欢大哥我。”越骄子卡壳了,是他耳朵里麦克风触觉出问题了?!“关心的很细致,但有些事你了解的不对。”非常君没有注意到越骄子的诧异,手握着鼠标一页页翻看那些文件。
  他穿着淡黄色的线织薄毛衣,手撑着一边脸,看到不对的事情转头向越骄子解释。
  越骄子停止大脑主板里扫描全身检查故障病毒的进程,把眼睛的焦距定在非常君脸上,注视眼前的人。

  “你不生气非常君?”
  “叫大哥。”
  “你不生气?”
  “叫大哥。”
  “........大哥。”
  “跟小弟生什么气呢。不过.......”


(二十七)

  “饺子哥,这道题你再讲一遍。”习烟儿嘴巴撅着上面放了铅笔。
  越骄子把笔抽下来,拍拍习烟儿背让他做直了。“这道题,我已经讲十遍了!”
  “觉————君”习烟儿向门口大喊
  “习烟儿你!”
  “越骄子,你要好好教习烟儿写作业。你昨天答应的,否则一个月不吃洋葱。”非常君打开房门,边系领带边说话,“我等会出去,晚上在外面吃,不用煮我的饭了。习烟儿,要好好学习。”

  习烟儿点点头,非常君关上门。越骄子看着习烟儿把那道讲过十次的题递过来。

   越骄子:............


(二十八)

  习烟儿七岁了,男孩七岁狗都嫌,在给习烟儿补习作业时越骄子深深感受到了。
  “习烟儿,你还写不写!”
  “饺子哥,你先把这道题怎么解的过程写给我看。”
  “你怎么不让我来写呢。”
  “饺子哥,我给你编辫子吧。”
  “不给,你把作业写了,嘿,你还直接上手了!”


(二十九)

吉祥三瓜群

蓝瓜瓜:非常君,当你弟真是当够了!jpg
黄瓜瓜:.....小弟
红瓜瓜:饺子哥。
蓝瓜瓜:习烟儿,当你哥也当够了!jpg
黄瓜瓜:...........
红瓜瓜:...........


(三十)

  “大哥,我错了,我不应该故意黑你。”非常君晚上回家打开房门就看见越骄子在玄关垂头道歉。“小弟,你的头发?”越骄子顶着一头麻花辫幽怨看他。

  “噗”非常君没绷住,笑出声来。越骄子的眼神更幽怨了。

  习烟儿在房间听到声音,“哒哒哒”穿着超大的西瓜拖鞋一路小跑扑到非常君怀里。
  非常君摸摸习烟儿头,问他:“习烟儿,越骄子头发是你弄的?”习烟儿不好意思点点头。非常君让他给越骄子道歉。

  习烟儿乖乖道歉了,越骄子却有点不好意思了,开口道:“习烟儿还有作业没做完。”

  非常君一只手抱着习烟儿,一只手牵着越骄子,把这俩带到客厅,让习烟儿把作业拿到客厅来做。自己一边解开越骄子的麻花辫,一边看着习烟儿写作业。

  “觉君,这道题我看不懂。”
  “这道题......”
  “嘶嘶嘶,非常君你要把我头发扯掉了!”
  “你会疼吗?!对不住,我轻点。”
  “饺子哥,你卷发还挺好看的。”
  “你好好写你作业,我卷发?!!”越骄子飞身至镜子前,看着面前蓝色小波浪头发大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习烟儿毫不客气笑起来,非常君无奈揉揉他的头,自己也笑得开怀。


(三十一)

  看到越骄子小波浪长发的地冥:邪教,长直才是王道!

  玉逍遥啪啪打脸:你前天买得两个娃娃,不是就有一个是棕卷发。

  越骄子嘲笑:地冥,你是女孩子吗

  地冥:干你何事,不过是两个用来装饰的娃娃。

  玉逍遥再次啪啪打脸:你不是取了好久的名字吗?叫邪说离凡。

  地冥:..........喝你的奶茶去。



(三十二)

  玉逍遥最近找到一处美食,他们研究院后山那条街最里面有家烧烤摊特别好吃。玉逍遥大方请非常君吃。

没吃前

非常君:好友,后街不干净,我们去别处吃吧。

被玉逍遥硬塞了一口后

非常君:再来一盘臭豆腐!

  在家闻到三天他俩身上臭豆腐味的地冥和越骄子暴躁了,在他俩第四次聚在一起吃时,地冥和越骄子找上来了。
 
  越骄子揪着非常君衣领,按住非常君想拿豆腐串的手。“小弟,让我再吃一口。”“不可能!”

  地冥被烧烤味冲得后退好几步,干脆嗅觉味觉感应都关了,手比眼更快把玉逍遥快到嘴的烤串抢走。
  “地冥!你实在可恶啊!!夺食之仇玉逍遥必报!”
  “眩者不想听你的胡言乱语。”

  越骄子手脚并用拖着非常君往门口走,地冥姿态优雅,环抱着玉逍遥的腰把他往外带。
  非常君和玉逍遥摆脱不能,在门口执手相看泪眼。“好友。”“非常君。”

  越骄子:“你俩干什么。”
  玉逍遥:“好友我们与烤串情比金坚。”
  非常君:“吾也是。下次我们再...”
  地冥:“呵呵,眩者这就斩断你们的孽缘。”
  越骄子:“还想有下次,今天我西王母把银河给你俩划上。”

  店家:..........神经病
  店里的食客:表演学院的?666啊



(三十三)

  到了外面,非常君和玉逍遥的手还握着,越骄子看他俩握着的手就不舒服,“玉逍遥,你把我哥手放开。”地冥直接上手把非常君的手拍开。“眩者说过别随随便便握别人手。”

  越骄子:“地冥,你什么意思。”
  地冥:“你什么意思,眩者与你同样。”
  越骄子:“鬼者想,上次的事你还没有给我一个解释。”
  地冥:“那些事难道是眩者做的。”
  越骄子:“果然是你对非常君说的,出卖队友。”
  地冥:“眩者不屑有你这样的队友。”
  。。。。。。。。
  。。。。。。
  。。。。

  玉逍遥:......他们这是要打起来了吗?
  非常君:我们是拉架还是吃瓜?
  玉逍遥:吃瓜。
  非常君递过来一个切好的西瓜,玉逍遥一愣,“非常君,你从哪儿拿出的瓜?”非常君指了指玉逍遥左后方,那里正好有个水果摊。


(三十四)

  等到地冥和越骄子解决好矛盾暂时熄火,非常君和玉逍遥已经开始吃第二个瓜了。

  “地冥,吃瓜吗?我挖一块最甜的给你。”地冥看那明明挖的是边上泛白的果肉,但还是张口吃了下去。
  越骄子受不了地冥和玉逍遥那股子腻腻歪歪的气氛,简直闪瞎他的钛合金眼。越骄子拽着非常君的手回家。
  非常君反握住他的手,转身对玉逍遥他们说:“玉逍遥地冥,我和越骄子先走了。”

  玉逍遥含着西瓜点点头,地冥嫌弃地拿纸巾把玉逍遥嘴角的汁水擦掉。“十七啊,西瓜甜吗?”
  地冥愣了下,他把嗅觉和味觉一起关了,刚刚什么味道都没尝到。
  “还行。”
  “那我们买几个带回家。”玉逍遥把吃到一半的瓜塞到地冥手里,自己走到水果摊和买水果的大娘卖乖砍价。

  地冥站在原地,挖出一口果肉,没有关闭的味觉很好地把味道传到大脑。“很甜啊。”
  “地冥,我们回家了。”玉逍遥拎着两袋西瓜走过来,正好看到地冥轻舔下唇,玉逍遥咽了咽口水,感觉嗓子有点干,不是刚吃过西瓜吗?
  “地冥,我们回去再吃一个吧。”
  地冥接过一个袋子,“你不怕拉肚子,吃那么多。”
  “你天哥哥我肠胃一级棒!”玉逍遥凑上去。
  “玉逍遥,你.........离我远点。”
   “怎么了?”
  “好臭,你吃了多少臭豆腐?!”
  “诶???!!!!!!”


ps:
基友:你吃臭豆腐吗?
我:不吃,这个好臭
基友直接塞嘴
我:靠靠靠!!。。。。。。。。。。。。。。。。。。。。。。嗯,还行。。。。。。。。。。为什么有臭豆腐这么好吃的东西

在我吃螺丝粉,小龙虾,重庆小面,榛子巧克力,榴莲糖时都是这样
真香打脸

再ps
不知道这篇能不能哄得让群里的砚寒清开心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