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番外(二)

非诚勿扰梗
恶搞,cp混乱
图君一笑






欢迎非诚勿扰主持人 默云徽

默云徽:“大家好,我是默云徽,欢迎收看由苦境卫视倾情打造的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云海仙门和德风古道联合赞助的《非诚勿扰》,欢迎你们,欢迎各位来到现场。我们只提供邂逅不包办爱情,如果你还在单身, 并且还期待一个完美的爱情, 赶紧报名参加我们的节目。 我们特意邀请到了同人界大手红尘雪与芙蓉铸客,。请她们给 大家打个招呼。”

红尘雪:“各位亲爱的朋友好,迹君好。”
芙蓉铸客:“各位亲爱的朋友好,迹君好。”

台下,总导演玉萧给默云徽比了个大拇指:小师弟,很棒!

小默云假笑几声,如果不是小师姐你逼我的话,我才不要来啊!
默云徽深深叹了口气,都接下来了,自己就努力主持完。

默云徽:“好,下面我们将要有请出今晚 19位丽人,有请他们。”
1号:剑非道
2号:孤星泪
3号:地冥
4号:非常君
5号:越骄子
6号:君奉天
7号:御均衡
8号:玉离经
9号:云忘归
10号:遂无端
11号:斩获
12号:犍九沉
13号:邪说
14号:庭三帖
15号:逆神旸
16号:雪爵
17号:冷缥缈
18号:战神倪
19号:xxx

默云徽:“欢迎 19位的单身男士,不是?!小师姐精灵来人就算了,为什么冷缥缈和兽王也来?禁城一脉不会炸吗?!还有xxx是谁?”
玉萧在台下说到:“没关系,精灵他们都是来凑人数的。Xxx是神秘嘉宾!”

默云徽想说这样都只凑到19个人,这节目怎么办下去啊。但他不敢说,怕小师姐絮叨他。

默云徽:“呃......请大家请亮灯”
好在都乖乖亮灯了,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小默云你可以的!

默云徽:“好,我们这里的规则很简单,一切喜欢不喜欢 YES or NO 都在你们手上的那个键 钮。
好,各位如果准备好了,我们有请今晚的第一位男生。”

幕后:
朱雀衣:地茧放音乐了!
地茧:好了好了

Bgm:剑随风,人也随风~

剑随风:“大家好,我叫剑随风,今年25岁。来自.........爸?!大哥?!!!!”

台上地冥和邪说冷冷地看着剑随风
地冥:“离凡吾儿”
邪说:“我的小弟”

来凑数的精灵:你们真会玩

主持人默云徽:“啊哈哈,真巧阿哈哈”
默云徽想着以后再怎么样也不答应小师姐这种事了,太tm尴尬了。

红尘雪:“是一家人都来了啊,追求爱情的一家人,很有爱。”
芙蓉铸客:“太太说得对”

默云徽没办法拍怕旁边已经僵化的剑随风开口:“现在 19位优秀的男士就在你面前,你看一下,给你一点点时间,看一下,最让 你心动的是哪一位?在我手上的这个仪器上把他按下来。”
剑随风在两道死亡射线中抖抖索索说:“我现在走可以吗?”
默云徽:“不可以。”
剑随风哭丧着脸按下按钮。默云徽看了眼说:“你确定是他?”
“我确定!”剑随风仿佛原地复活加满血了。
默云徽尴尬开口:“但他已经把灯灭了。”
剑随风:......(血量清空)
默云徽:“如果你真的不愿改变的话,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走到他面前说几句,或许会改变他的想法。”
剑随风不去看地冥和邪说的眼睛,走到犍九沉面前。
地冥:“爸爸不准!”说着就要拍案而起。
剑随风:QAQ
站在地冥身边的非常君看不下去了,拉住地冥安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台下:
蝴蝶君:加油!风仔!
蝶小月:加油!剑大叔!

剑随风点点头鼓起勇气说:“我和你在悬崖那一夜时,我和你聊的很开心。”
犍九沉:“不,不开心。”
剑随风:“我觉得你人挺好的。”
犍九沉:“你人挺烦的。”
剑随风:“我想…”
犍九沉:“不想!”
剑随风:QAQ

台下:
蝴蝶君:这个键九沉怎么回事?!
飘血阴姬:犍九沉干的好!
蝴蝶君:你这个女人?!找打?这次蝴蝶君免费!
飘血阴姬:呵呵,我怕你
“血漫半天红!”
“红蝶天纹斩”

默云徽满头黑线,这怎么还打起来了!“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红蝶纹刀流!”
“九幽飘血漫九泉!”

没人理,云尊心很累。玉萧冲上台,抢走默云徽手中麦克风“都停下,继续扰乱节目录制的人,强制参加玄尊3个月加强教育班。”

全场鸦雀无声,玉萧点点头,重新把舞台交给小默云。

默云徽擦擦汗:“很遗憾剑随风没有成功,让我们欢迎下一位男生。”
魔尊:“大家好,我叫...”
全场:呕!
默云徽:“大家现在还不是灭灯的时候,你们别别......阿,灭完了。”
场面一度很尴尬,魔君的脸色深沉。


幕后:
朱雀衣:地茧地茧,有什么可以让现场更尴尬一点。
地茧:看你哥哥我的

Bgm起“丑八怪哎~~~~”

全场掌声起,魔君成功被气晕。

来凑数的精灵:不知道怎么了,反正跟着鼓掌。

默云徽:“真可惜前两位都没成功,让我们来期待下第三位吧。”
非常君:“”大家好,我是人觉非常君。”

台上的越骄子:不是,非常君不是在我旁边的吗?!

越骄子转头看到原本非常君的位置站着楚天行,楚天行面无表情眼神涣散地和他对视。
这边越骄子和楚天行相对无语,非常君和默云徽进行的欢快。小默云非常感动,终于来了一个能正常进行的人了。

默云徽:“现在场上还有七个人为你留灯,非常君你的心动人选也在其中,你不改了吗?”
非常君:“不改了。”

越骄子看着自己亮着的灯很慌,自己刚刚忘了灭灯。自家大哥的想法自己也是知道的,但都糊着窗户纸这么多年了。非常君这突然想捅破让越骄子心很乱,他现在不知道在紧张什么,要不要答应非常君?答应?不答应?答应?不答应?答应?不答应?

默云徽:“恭喜非常君和庭三帖这对多年好友牵手成功!”

红尘雪:“陪伴是最美好的告白。”
芙蓉铸客:“太太说得好”

越骄子:答应?不答应?答应?不答应?不是??!!!啥!!!

越骄子猛地一抬头,看到非常君和庭三帖一起走下台。
越骄子:我是不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吧!

地冥嗤笑一声,下一秒笑不出来了。因为第四位是君奉天。
越骄子收拾了碎裂的心情看向原来君奉天的位置站的是尹潇深。
默云徽:“好,现在各位请选择…”
地冥和越骄子二话不说使劲按下灯!不对,怎么按不下去?!这灯是不是坏了?!!

台下:
总导演玉萧:明白吗?说什么不能让二师兄灯被灭!
澡雪:好的,太太太太太太师叔
玉萧:叫姐姐
秋水:玉姨搞定了!
玉萧:..............

台上越骄子已经放弃。
地冥还在那拼命,眩者死都不要给君奉天留灯。地冥拿着鬼谛星宿劫死命砸着灯。

旁边凑数的精灵:怎么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默云徽:“二师兄不愧是仙门之光,全都留了灯。二师兄来选一下你的心动人选吧。”
君奉天:“不了。”
默云徽:“啊??奥也是大师兄并不在这。”
君奉天:“不是,我此行另有目的”

君奉天向儒门哪里走去,掏出几大本卷子发给玉离经云忘归他们。“这是你们五一作业,假后交给我,离经统一收一下。”
玉离经:“........好的亚父。”
云忘归:QAQ
遂无端:嗯!
斩获:阿!
御均衡:为什么我也有?!

来凑数的精灵:心疼卑劣的人族

默云徽恨不得以头抢地,二师兄你这是什么骚操作啊!你还又走回台上了,你还想继续参加阿,好好你是二师兄听你的。
默云徽捂着胸口继续主持:“我们欢迎第五位”
寄昙说:“大家好,我是寄昙说。”
一直在看戏和酒的楚天行兴奋起来了“老昙!”
寄昙说也看向楚天行“好友。”
默云徽:“两位这么快就看对眼了啊,这样下面的环节可以省略了。”

台下:
弄琵琶:我想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可以让我为寄昙说弹奏一曲吗?

默云徽看向玉萧,玉萧点点头,更多的三角冲突才会有更多的收视。
“楚某也想为老昙唱一首歌,不如我们一起吧弄琵琶姑娘。”
“好啊楚天行”
两人之间火化四溅,寄昙说在中间丝毫不觉甚至想给他俩鼓掌打拍子。
弄琵琶手一操,就来了首《十面埋伏》,楚天行在一阵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中毫不跑调地唱完《傲》。

楚天行:对不起,成名曲就是如此。饭会吃错,歌不会唱跑调!
弄琵琶:败

来凑数的精灵众人:歌还可以这样唱?!

默云徽狠狠抹了把脸:“节目快到尾声了,我们来欢迎最后一位。”
玉逍遥:“大家好,小默云啊看到大师兄我开不开心?”
默云徽:“大大师兄?!”
玉逍遥:“是大师兄,不是大大师兄。”
默云徽:“大师兄你来干嘛?”
玉逍遥:“不是说来参加第一轮没人灭灯的话,会有香肠连锁店的免费餐券,逍遥哥我一定要拿到!”

默云徽看向那边的地冥和二师兄,看来,这一次节目不能安稳结束了。

默云徽:“现在是各位的选择时间了,请选择是否按下你手中的灯。”

越骄子冷笑一声,正准备按下去。地冥扔出鬼谛星宿劫正中越骄子右脑壳,君奉天掏出至衡律典正中越骄子左脑壳。
越骄子:卒

打算灭灯的来凑数的精灵:算了算了

等到第二轮的时候,在场的都是脑子好使的,脑子不好使的也被脑子好使的帮忙迅速灭了灯。
全场只留下地冥,君奉天和那个xxx。
默云徽:“大师兄的心动人选也留着灯啊,大师兄不换了?”
玉逍遥:“不换!我对它的爱日月可鉴!”

默云徽根本不想看玉逍遥选的哪位,不管是二师兄还是地冥。一场大战免不了了。希望他们出去打,云海仙门没那么多钱赔场地啊。
默云徽:“好,那就请你走向那位。”

玉逍遥一步一步走着,地冥手越捏越紧,君奉天手心都是汗。
但,人生总是充满着意想不到。
玉逍遥走到xxx号前。
君奉天:????!!!!
地冥:?????!!!

玉逍遥:“叉烧包!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一生一世吗?”
19号叉烧包:“我愿意。”

来凑数的精灵:厉害了人族。





“啊!”
“玉萧!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朱雀衣,我梦到我哥和叉烧包在一起了!”
“啊??!!”

第二天,
朱雀衣:臭地茧,你不能和二胡过一辈子啊
地茧:啊??!!


ps:其实原来订下番外二是越骄子的吸粉日常,直播间的后续。但给星仔看过后,她说她好像看过类似的,撞梗了。所以临时改了番外。幸亏我有存稿,我爱存稿!

评论(1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