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三朵金花(二)

现代Au,史家三子为主。cp:俏砚,网空,蟹牛,史藏



(十七)

“二哥,二哥,起床吃早饭了。”史仗义不理他,翻个身继续睡。
昨晚还是史艳文迷之感应到自家二儿子在家门口。史仗义突然看到史艳文的脸,条件反射就想怼几句,还没开口就被随史艳文过来的史精忠给强拉进家,狠狠关上门。
关门声震得史仗义背后发麻。史精忠和善地看着他“回来了啊。”

史仗义:我觉得俏如来有点不对劲。
“二哥!你回来实在是太好了!”史仗义被自家小弟牛抱抱得没了脾气,应来一句“我回来了。”

听到小空这句话,史罗碧放下手中的皮带,史精忠放下刚开过光的大佛珠。

识时务者为俊杰,戮世俊杰如是说。


(十八)

“二哥,起床了。二哥你醒了吗?”史仗义窝在被子里被摇得晕乎乎还能吐槽一下自家小弟:被你这样摇欲星移都会醒过来。
“我没醒,我不起。”他戮世摩罗就没十点前起过床。史仗义把被窝卷好滚到床里面靠墙的那边。

史存孝牛劲上来了,爬上床摇他二哥,摇得史仗义砰砰撞墙。“二哥,你起来吃早饭。大哥说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史仗义在被窝里翻了个白眼,是不是史精忠说什么你都听。
史精忠在客厅看到存孝去叫史仗义这么久都没出来就明白,对着楼道一喊“银燕过来吃饭吧,他不想吃就算了吧,一顿不吃饿不死的。”
“奥,好的大哥。”史存孝走了还帮关上门了。

史仗义:......................小弟你还真听他的话啊!史精忠居然想饿我!史精忠不对劲啊。怎么觉得他自从拜了个老师整个人都鬼畜起来了。



(十九)

史仗义从枕头里没掏到手机,想到昨天晚上和小弟玩时,史存孝一屁股把自己手机坐坏了。
史仗义史存孝这两双胞胎住在一间屋子,史仗义想想了从床上另一个枕头下掏出了银燕的手机。双胞胎嘛一些习惯总是相似的。

面部识别             ok,解锁。

史仗义登上微信,给他前任老板发了消息。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前老板,在吗?

我恨止戈流:........在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前老板,那个当你要一展雄图霸业时把你骂哭使你抑郁,让你将公司交给我这个有为青年,自己跑到乡下了此残生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恨止戈流:...........你可以不要加那么多形容........句。还有是你逼我的。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重点是这个吗,你是不是特别不服气。

我恨止戈流:.........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你不服气也没用,我现在才是老大,我会叫网中人打你。

我恨止戈流:你.......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前老板,你知道神蛊温皇吗?就苗疆街那个。

我恨止戈流:.......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神蛊温皇的经历说明了,如果一个人不努力,老了后会有一个臭小子泡他闺女,学他的手艺,住他家的房子,还和闺女一起塞狗粮给他。

我恨止戈流:...........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前老板你就比较幸运了,我不是臭小子我一定会把修罗国度发扬光大的,而且你也吃不到我和爱将的狗粮。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不用太感谢我,主要是我更想和爱将过二人世界。

我恨止戈流已把你拉黑

史仗义看着手机吧吧嘴,自己有点明白那个默苍离的感觉的,欺负帝鬼让人心情心情愉悦。



(二十)

等到中午吃饭,史仗义终于姗姗来迟。餐桌上只有史精忠和史存孝,史存孝端着一个和他脸一样大的.......碗。“小弟,你饭量可以啊。”
史存孝应道“这是给大哥的,二哥我现在帮你盛。”史精忠接下那个脸盆一般的碗,淡定地吃起来。
史仗义也从存孝手里接来个超大的碗“我第一次看到碗比菜盘子还大,史艳文有毛病吧。”“二哥!不要这么说爸爸。”
史精忠加了块排骨给存孝“家里都这么大的碗,你也可以用盘子吃。”
史仗义:我还就不信了,史艳文那厮用得也是这么大盆吃饭。他史艳文不要面子的啊?!
史存孝:“对啊,家里爸和二叔用的也是大碗,唯一的小碗是给无心过来吃饭用的。”

史仗义:...........

史仗义想了下史艳文捧着盆吃饭的样子,咦咦咦好恶。史仗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史精忠在他对面莫名其妙看他一眼,然后吃得特别优雅。史仗义给他竖了一个中指。史精忠在桌子下狠踢他一脚,史仗义也不示弱反踢回去。

史存孝完全没感受到餐桌下的风起云涌,吧唧吧唧吃得开心。


(二十一)

“小弟,这........”史艳文端着比他脸还大的碗有点不情愿。
“大碗吃饭香。小碗吃饭,一顿饭要去盛好几次,就这个了!” 
“..........好吧,听小弟的。”    


(二十二)

“爸,家里有没小一点的碗吗?”史罗碧他女儿忆无心从小娇小可爱,那个碗比她脑袋还大,小手端都端不稳。
“史艳文!你家连小一点的碗都没有吗?!!!!”
“小弟,我.......”   
“你什么你!去买碗!无心喜欢什么样式的?”

永远不要和女儿奴讲道理,永远不要。

(二十三)

饭吃到一半,史精忠似乎刚想到说了一句“你病已经好了,爸和二叔去大学谈你和无心上学的事了,今天就会有结果。”“我不去!”史仗义连白眼都懒得翻。
史精忠给银燕夹菜堵住他想说话的嘴。“网中人和你一起。”史仗义差点把饭喷出来。
“只要你肯上学,去妖界大学的交换生名额一定有你。”“不是,史精忠你最近很厉害嘛。”史仗义的嘲讽扑面而来。“嗯,还行,我是院长。”史精忠装逼怼回去,论装逼默苍离一脉还没输过谁。

史仗义百般不情愿还是点头了,妖界自己是一定要去的。


(二十四)

史精忠和史存孝一起洗碗时,史存孝憋不住问了一句:“大哥,你不是文学院的吗?二哥是导演专业。怎么管导演专业的事?”
史精忠甩甩手中的水,轻描淡写地说“我驴他的。”
“不行!大哥这样是骗二哥,我要告诉二哥。”
史精忠拦住自己格外憨直的三弟“存孝,依小空的聪明劲,只要他愿意上学他就一定可以得到交换生的名额。再说,不这样他也不会点头。”史存孝脸上还是有点不认同,但还是没说什么。


(二十五)

晚饭时,史艳文和史罗碧还没回来。史仗义表示习惯了,史大忙人嘛。他不回来,自己吃饭也香点。
史仗义回家没带上自己的睡衣,翻了翻自家小弟的,比了一下,大了一圈。算了,大就大吧。还有两个小牛角,史仗义戴上睡衣帽子,找好角度拍了一张给网中人发了过去。
网中人回了一句:傻逼。
史仗义也不气,把自己上衣扣子解开漏出四块腹肌,又发了一张。
网中人:.........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爱将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网中人发了一张自己的八块腹肌,还有一个鄙视的表情。
史仗义乐死了,他家爱将实在太可爱了。

史存孝洗完澡,打开房门就看到二哥在床上翻滚。“二哥你还没洗澡,不要在床上滚。快去洗澡。”“好了好了,我去洗澡了。”史仗义把手机扔给史存孝拿着衣服走了。

史存孝刚登上自己的微信,就看到烛九阴发了个消息给他。


(二十六)

史仗义洗完澡,一路哼着歌回到房间,心情特别好。看到小弟坐在床头聊天,脸上一丝红晕,玩心大起。
史仗义悄悄走到银燕旁边,手比声音更快,抽走了史存孝手里的手机。“小弟,在和谁聊天呢?哇,我的大大大老板诶。”“二哥,把手机给我。”“不给不给,你来抢啊。”史存孝追着自家二哥跑。
史仗义跳到床上,把手机放在背后和墙贴着的那里。史存孝跟着上床伸手就往那边掏,史仗义空出一只手开始挠痒痒。“哈哈哈哈二哥不要哈哈我也要挠你了”“好啊,看谁挠过谁哈哈。”

两兄弟在床上玩的开心,另一边的烛九阴还在等银燕回消息。

烛九阴:为什么还没回,是睡着了吗?



(二十七)

等了好一会,银燕终于回消息了,

雪山银燕:好浪漫啊烛九阴。
雪山银燕:我好感动,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烛九阴:...........你是雪山银燕二哥吧。
雪山银燕:真不愧是大大大老板。
雪山银燕:烛九阴,对不起。刚刚是我二哥。
雪山银燕:大大大老板,你难道只带我小弟去吗,小弟没有我会玩的不开心的。
雪山银燕:烛九阴,你等一会。

良久的等待后,似乎雪山银燕彻底夺回了手机,在那里道歉。
烛九阴:没关系,如果你想你的家人和朋友一起来的也可以。
雪山银燕:不行,那样太麻烦你了。
烛九阴:本来就是邀请你来体验一下新开的度假胜地怎么样,提点意见,多来点人反而更好。
雪山银燕:嗯.....好吧,谢谢你烛九阴。



(二十八)

当时烛九阴想着银燕再怎么也只会带上剑无极和史家一群人。万没想到史家人除了银燕都不是啥老实人。

后来的烛九阴看着俏如来带着砚寒清修儒,史艳文史罗碧带着忆无心,史仗义带着修罗帝国一群人咽下了心口血。


(二十九)

史艳文史罗碧半夜才回来。史艳文一天没看到儿子们,换上拖鞋就走到史仗义和史存孝房间。手转着门把手,转了半圈出现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史艳文和史精忠不得入内’。
史艳文鼻子有点酸,这个门还是仗义小时候买的,那时候仗义还没那么叛逆,纸条上写得都是‘爸爸辛苦了’‘爸爸,我和弟弟已经睡了。爸爸也早点休息’‘爸爸,我和小弟都很乖。我得到了大红花。’
史艳文想着想着红了眼睛,小心地开了一条门缝,看到两个儿子都在睡梦中把被子掀开了。自己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悄悄盖好他俩被子,又悄悄退回去关上了门。


(三十)

史艳文看完自己两个小儿子,又走去看自己自小乖巧懂事的大儿子。刚走到门口,
“砚仔,我需要你的帮助啊”
“俏如来,我认为我没什么可以帮你的。”
“非也,这事只有砚仔你可以帮我了。”
“俏如来,我手机没电了,我先下.......”
“那我们电脑上聊吧。”
“.......唉,俏如来你说吧。”
“砚仔,昨天的晚安吻今天的早安吻和晚安吻,俏如来要补上。”
“俏如来,你还是二十几岁的小年轻吗。”
“我不是吗?”
“.....................你是,我不是。”
“砚仔,你不老不用不好意思。”
“...............我没不好意思。”
“那砚仔,你亲吧。”俏如来吧侧脸靠近手机。
“..............”砚寒清努力了好一会,实在做不出亲屏幕这种事。
俏如来似早料想到了,笑着开口道“砚仔,要不你把脸凑过来吧。”
“.............”砚寒清在心里叹了好几口气,真是麻烦,没办法不理他的话肯定还有后招。
俏如来看着自家砚仔,满脸无奈,叹了好几口气把脸往屏幕移。手里疯狂截图。
砚寒清等了一会还没动静,移开手机看到俏如来笑得开花似的,没忍住又叹了一口气。
俏如来忍了忍笑,“砚仔,刚刚我没准备好,你再来.....”
砚寒清把视频通话关了。
俏如来终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手上把刚截的图制成屏保。

门外的老父亲史艳文心情有点复杂。

(三十一)

史艳文:小弟,你觉不觉得精忠自从拜师后,越来越.......像默苍离了
史罗碧:不,他越来越像你,越来越像。
史艳文:艳文也是这么觉得。小弟和我果然一样。
史罗碧:史狗子,吃我飞瀑怒潮!

ps:良久的一更,原来只打算写两三章,但修修改改竟然越来越多了。。。。。。。

评论(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