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十一)

现代AU      玄黄三人为主
  cp:奉天逍遥   觉殊


(九十七)

纸是包不住火的,玉逍遥和大漠孤鹰商量着带君奉天去男科的事被君教授知道了。玉逍遥被他师弟拎回家好好“教育”了一下,之后老老实实地在研究所干了几天。

品愁惶:他怎么还没走,研究所的资金都要被他吃完了
问仙籙:点奶盖还说我做的不好喝,不好喝他怎么不自己做啊。我又不是奶茶小妹!

玉逍遥捂住耳朵,拉着剑非道和孤星泪讲了之后的研究的后续就跑去明月不归沉那。
剑非道:前辈不愧为前辈
孤星泪:啊!(嗯!)




(九十八)

现在玄黄三人围着非常君家习烟儿做作业的小桌子
玉逍遥:我堂堂天迹也沦落到此了吗?悲痛啊!
非常君:世事无常世事无常。
地冥:这超脱了眩者的剧本。

越骄子在厨房做饭,探出个头向三人喊道“你们三帮习烟儿做个作业也这么多戏,难不成是不会?”
玉逍遥:你太小瞧逍遥哥了。我可带过离经练习生。
地冥:离凡邪说从小可是眩者教导的。
非常君:........越骄子也算我带大的
越骄子:非常君,你是想吃洋葱宴了。




(九十九)

玉逍遥:快点开始吧,我都快饿死了。
地冥从口袋掏出三个酒心巧克力,两个递给了玉逍遥,一个自己塞嘴里。非常君收回伸出想接巧克力的手。
非常君:“咳咳,那先第一题吧,题目是你想对践踏草坪的人说什么。”
玉逍遥:“这个容易,说一些践踏草坪是不对的,要爱护草坪之类的,很简单嘛。”
地冥:“......你们看一下要求,用数学知识解释以下问题。”
玉逍遥:........
非常君:........
地冥:.......




(一百)

玉逍遥:“我们看下一题吧,一条船上有75头猪,34只羊,问船长几岁。”
玉逍遥:.......
非常君:.......
地冥:.......

非常君抄起手机给楚天行打了个电话,
“非常君怎么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等楚某喝口酒,咕噜咕噜,你问吧。”
“你有一条船吧”
“有啊,非常君我们可说好,楚某这条船不外借的啊。”
“不借你的船,我是问你问题,现在你的船上有75头猪”
“........楚某的船只上人,而且上不了那么多...猪”
“接着又上了34只羊”
“........”
“请问你多少岁?”
“........”
非常君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点担心明天一早会收到楚天行的辞呈。



(一百零一)

地冥揉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念了下一题“最后一道题,3+7可以解决什么问题,9-1呢?”
玄黄三人:........
玉逍遥:我要找他们老师好好谈谈!
地冥:眩者一起去,眩者不允许这种剧本的出现。
非常君:玄尊当年也没这么变态啊。




(一百零二)

这时离经还在习烟儿房间和习烟儿玩跳棋。“离经哥哥,你小时候玉叔是怎么辅导你作业的?”玉离经闻言回忆了一下“这个嘛...”



(一百零三)

小离经:“天哥哥,夜深忽梦少年事的下一句是什么?”
玉逍遥含着棒棒糖说“唯梦闲人不梦君。”
小离经:“哦,那义父,借问酒家何处有下一句呢?”
君奉天翻着杂志头也不抬“姑苏城外寒山寺。”
小离经:“哦,知道了。天哥哥,那垂死病中惊坐起下一句呢”
玉逍遥答“笑问客从何处来吧”
君奉天咦了一声“不是吧,玉逍遥,下一句不是夜深还过女墙来吗?”
“奉天你记错了吧。”
“谁记错了,肯定是夜深还过女墙来。”
“奉天你语文可从没超过我哦~”
“那也不代表你是对的,离经写我说的。”
“诶,离经写天哥哥的!”

玉萧端着水果进来,看到两人在那吵,心火大起。“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让你们教导离经写作业都能吵起来。你们都多大了!还是小孩子样!”
玉逍遥和君奉天在旁边乖乖挨训。离经走到玉萧身边哭了起来“呜呜呜玉姐姐不怪天哥哥和义父,是离经有太多呜呜不会写哇哇”

离经这一哭可把玉萧心疼坏了,也顾不上说道另外两个人。抱起小离经安慰起来“离经不哭啊,不会是没什么的,你还小。知识那么多你现在肯定有很多不会的,玉姐姐教你。”玉萧拿起被小离经的作业本。
时间停滞几秒
玉萧深吸了口气,放下离经转身双眼冒火的看向玉逍遥和君奉天“你们两个!让你们去买离经的课后练习,你们居然买成初中的,离经才三年级啊!!你们是不是又跑去打篮球,练习册是你们着急赶回来买的吧!”
玉逍遥君奉天两脸懵逼,互看一眼夺门就跑。“你们还敢跑,站住!”“玉萧,大哥错了!”“小师妹,我错了。回来给你带吃的!”



(一百零四)

“这个嘛,习烟儿等义父他们给你做完后给哥哥看一下好吗?”
“好啊”
玉离经摸摸习烟儿的头,希望义父他们不要太超常发挥否则自己要改好久啊



(一百零五)

当年非常君牵着一个小孩出现在越骄子面前时,越骄子内心弹幕刷屏:我哥哪来的私生子,不是我哥不是没谈过恋爱吗?一夜风流?呸,非常君我看扁你!想领私生子进门我绝对不同意!明天我就跟你分财产!
非常君敲了敲越骄子脑门“想什么呢,这是我领养的,叫习烟儿。习烟儿来叫越骄子哥哥。”
习烟儿怯生生道“越骄子哥哥好。”越骄子:“哟,小黑球好。”
习烟儿:“........哇哇哇哇哇哇哇”
非常君:“越骄子!!!”
越骄子:“疼疼疼,我叫他小黑球怎么了,他不就是吗?!”
“哇..哇..哇哇”
非常君手里金光闪动伞伞致命。“越骄子过来给习烟儿道歉。”
“我就不!”越骄子甩下话逃到房间里。

越骄子很不开心,非常君怎么回事,没事领养孩子就算了还不跟我商量,有一个弟弟不够还要第二个,他怎么这么大脸!越骄子想着之后几天狠狠冷暴力一下,非得让非常君知道他的错误!



(一百零六)

第一天,非常君带习烟儿去认识他的老朋友。
第二天,非常君带习烟儿去办入学手续。
第三天,非常君和习烟儿去刚开的水上乐园。
吃了三天外卖的越骄子:.......



(一百零七)

越骄子:“魔弯,非常君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
异斩魔弯:“......你喝多了。”
越骄子:“我没喝多,才1,2,3,4,5,5瓶!”
异斩魔弯:“.....桌子下的你还没数,你喝空一箱了。”
越骄子:“重点不是这个!非常君这个没良心的,没良心的。混蛋!混蛋呜呜”
异斩魔弯:“.........”
异斩魔弯觉得不能让越骄子再喝下去了,旁边桌上的都一脸同情的看着这里。女服务员还给自己递了纸条:加油暖男!要大胆一点,否则会一辈子备胎的。
异斩魔弯人虽然实诚义气,但不傻,撕扒撕扒把纸条撕成碎片,一定不能让非常君知道!




(一百零八)

越骄子第二天在自己房间醒来,刚想起身就被宿醉带来的头痛打回床上。
“越骄子哥哥,喝醒酒药。”习烟儿坐在越骄子床边把温水和药递去。
越骄子正烦着,“我不喝药,你出去。”“那我去给你拿酸奶!酸奶也可以醒酒的!”越骄子皱着眉看那个小黑球一颠一颠出去,突然被逗笑,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药喝下去。
习烟儿拿着酸奶回来时,越骄子已经翻个身不看他。“我喝过药了,你走吧。”
习烟儿向门口的非常君看去,非常君握起拳头给习烟儿做了加油的手势。习烟儿鼓起勇气再次开口“越骄子哥哥你没吃早饭,饿不饿?你想吃什么啊?我给你做啊”等了好久,等到习烟儿都想跑到非常君那里哭诉自己不行。
“我随便。”
“哎?!啊???!”
“就是我吃什么都行,你随便做,能出去让我睡觉了吗。”
“阿!知道了!越骄子哥哥你好好休息,我做完叫你!”
习烟儿快速跑到楼道,冲到一直等着的非常君怀里“觉君!我做到了!”
“是啊习烟儿,以后我们就是真真正正一家人了!”
“觉君,我去做饭!”



(一百零九)

越骄子怀念当时乖巧的习烟儿,还会乖乖叫自己越骄子哥哥,现在呢
“饺子哥!今天你洗碗吧,我等会想和同学出去玩。”
“今天我做的饭,我不洗。”
“觉君,饺子哥他不洗碗!”
“越骄子你不要欺负习烟儿,帮忙洗下碗。”
“好你个习烟儿啊”
“嘿嘿嘿嘿,谢谢饺子哥了。”



(一百一)

那些年喝醉的越骄子
越骄子:非常君!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要如实回答我。
非常君:好的小弟。
越骄子:我是你亲生的吗?
非常君:...........不是
越骄子:呜呜呜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呜呜
非常君:..........小弟虽然你是个傻的,但大哥爱你。



ps:

关于原剧的脑洞

早期瓜
玉逍遥:鸡掰
非常君:天迹好友,这是脏话,不可以这样讲哦
地冥:甘霖娘
非常君:地冥好友,不可以这样讲哦,这是脏话
玉逍遥:甘霖娘
地冥:鸡掰
玉逍遥:鸡掰
地冥:甘霖娘
非常君:两位好友,不要吵了,脏话不能讲的

中期瓜
越骄子:鸡掰
非常君:是脏话,小弟。不可以讲的
越骄子:甘霖娘
非常君:你不要再讲了
越骄子:鸡掰
非常君:cao!你不要再讲了!!!

后期瓜
非常君:鸡掰!!!!
儒门众人:这是脏话,不可以这样讲
非常君:甘霖娘!!!!
谈无欲等人:你不要再讲了!!
非常君:鸡掰!!!甘霖娘!!!爽!!!

评论(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