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三朵金花(三)

现代AU     史家三子为主
cp:俏砚 网空  蟹牛   史藏
不定时掉落其他cp




(三十二)

隔壁海境街北冥集团的大公子北冥觞又又又又又又又谈对象了,这次是道域街刚回来的小美女飞渊。
北冥觞他基友梦虬孙开始没在意,只当他往日一样,没想到这次居然是真爱,都把人家领回家了。
北冥觞打电话说有急事时,梦虬孙还在猜是不是这次带回家闹得不愉快,肯定是欲星移不同意闹得,北冥封宇又听欲星移的!




(三十三)

梦虬孙赶到时,玄狐,俏如来和砚寒清已经到了,砚寒清是被俏如来拖过来的。
“怎么了?是不是欲星移不同意,他这人....”
“不是,他和爸都对飞渊很满意的。”
“那怎么回事,你可别跟我说你不喜欢了再推给我!”
北冥觞双手捂住脸“我发现飞渊喜欢我爸比喜欢我更多!”
“啊?!”不光梦虬孙,其他三人也一脸惊讶。
“不可能,你小子别想太多了。”“飞渊看我爸的眼睛里都有小星星,看本少爷时从来没有!”

砚寒清看着自己老板的大公子委屈的眼泪都出来了,递了一张餐巾纸。“唉,大少爷,飞渊小姐可能只是崇拜董事长,哎?!”
北冥觞握住砚寒清伸出的手“砚先生,飞渊要真喜欢上我爸,我我我怎么办啊。”
砚寒清:不管怎么办,不要把眼泪擦我手上啊。
旁边的俏如来:看戏ing
砚寒清:我现在分手还来得及吗
俏如来:砚仔你可是我的初恋啊,这么快分手俏如来承受不来啊。
砚寒清:.......唉

中间的梦虬孙看着砚寒清和俏如来的眼神交流,感觉自己被喂了什么特别不好吃的东西。




(三十四)

砚寒清发现自己指望不上俏如来了,只能靠自己了“为什么不找个人直接问一下飞渊小姐一下呢。”北冥觞一下放开砚寒清的手。砚寒清感叹了一下北冥一家都是能哭的,手还没收回去,就被俏如来牵住了。
砚寒清:哎?!!
尝试挣开,无果。
砚寒清:唉...随你去吧
俏如来:开心

北冥觞跑到玄狐那里,玄狐也二话不说就打开手机打了飞渊的电话。“怎么了玄狐,找我什么事啊?”
玄狐横刀直入“你喜欢北冥封宇吗?”“喜欢啊!!!!玄狐,我跟你讲,封宇叔叔他好好好好帅啊!!他真的好有魅力,又和善又善解人意,而且他人好好,也非常厉害!!我超喜欢他啊!!!”
玄狐还想问飞渊是喜欢北冥觞还是更喜欢北冥封宇,北冥觞先他一步把他手机关了。他怕他自己真听到自己不愿听到的。
其他四人看着北冥觞半躺着沙发上,哭出了一个小水洼。

梦虬孙挠挠头,想着办法安慰他“你也不比你爸差啊,你爸有的你不也有嘛。”
北冥觞:“我的不都是我爸给的。”
梦虬孙:“你比你爸有魅力,想想那么女孩子喜欢你。”
俏如来:“砚仔跟我说过欲师叔每天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帮北冥董事长解决那些狂蜂浪蝶。”
砚寒清:“哎??!”我什么时候说过?!
俏如来:“以欲师叔的能为看,狂蜂浪蝶绝对不少”
北冥觞:“...........”
梦虬孙:“你比你爸年轻,北冥封宇比飞渊大太多了。”
砚寒清:“董事长今年四十多,飞渊小姐二十多,确实相差的不少。”
俏如来:“但男人四十一枝花啊。”
北冥觞:“............”
砚寒清拿起一个苹果“俏如来吃个苹果。”可把你嘴堵上吧。
“那麻烦砚仔帮我削下皮了。”
“你.......唉”砚寒清拿起水果刀认真削起来。

梦虬孙:那种被喂了不好吃的东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三十五)

飞渊给北冥觞打了个电话,“阿觞阿觞,我和常欣在步行街买东西,你来吗?”“我马上就来。”北冥觞原地复活,旁边玄狐也刚接到常欣的电话。两个人快步走出去,北冥觞还不忘捯饬下自己的发型。
砚寒清摇摇头,年轻人啊。俏如来拉住他的手说:“砚仔,我们也走吧。”
砚寒清有点疑惑“去哪?”
“去我家啊。”
“为什么?!”
“砚仔,我爸已经想见你很久了,他很好说话的。”
“不是,我现在什么都没准备。”
“准备礼物吗?我早准备好了不用担心。”
“喂,俏如来你....”
“走啦走啦”
砚寒清俏如来推推搡搡地出去了,只留梦虬孙一人在那嚼口香糖。

梦虬孙:怎么没吃什么,自己却这么饱啊?




(三十六)

饭桌上除了史存孝吃得香,其他人都一脸菜色。自从把俏如来带回来的砚寒清做的菜吃完,全家又只能吃银燕做的菜。
史仗义右手挑着菜里的肉丁,左手在搜家里附近的外卖。
史艳文作为一个好父亲,一直在努力吃着。“银燕手艺又进步了。”
史存孝被爸爸夸了,憨笑几声,还没开口。他双胞胎兄弟接口道“真让人感动的画面,多么父子情深,那你多吃点啊”说着史仗义夹了一块看起来就很‘入味’的芹菜给史艳文。
史艳文:.........
“谢谢小空了。”“不谢不谢,您老再多吃点啊。”
史精忠在桌下踢了史仗义一脚,“爸,我想让砚寒清来家住几天。”
史艳文感动地看着自己的大儿子,立马放下筷子。“当然可以,什么时候呢?”
史精忠衣摆无风自动,斩金截铁说:“今天下午!”

至于史罗碧,他早去和千雪在外面吃了。



(三十七)

“爸,我带砚寒清回来了。”
“伯父你好,我叫砚寒清。”
“你好,来就来了,怎么带这么多东西,下一次不要了啊,快进来坐。”
史艳文的热情让砚寒清原本紧张的心情轻松不少,又聊了一会,砚寒清不由得感叹史君子名副其实,再看看他大儿子,白白胖胖的皮都快包不住那一肚子黑水了。
“聊了这么久,天色也晚了。砚寒清就在家吃吧。精忠招待一下,你们两随便逛逛,我去准备晚饭。”
“这怎么好意思,伯父你坐,我来做吧。”
“你是客人,你坐下休息,我来。”
“伯父,还是我来吧。”
“那好吧,精忠你带砚寒清去厨房吧,辛苦你了砚寒清。”
“嗯,好的爸,砚仔我们走。”

砚寒清:我就客套一下



(三十八)

这时候的砚寒清还没意识到,俏如来那一肚子黑水,绝对有遗传到史艳文的那一份。



(三十九)

砚寒清也知道俏如来做饭一窍不通,就让他洗个米。但他已经看到俏如来淘了三次米
砚寒清:“俏如来,你.....为什么煮这么多饭?!”
俏如来:“哦,砚仔我们一家人都能吃,你注意多烧点菜。”
砚寒清:“..........有多能吃?”
俏如来从壁橱拿出那几个超大的碗,“这是我们家的饭碗。”
砚寒清:“.......!!!!!!!”这是碗吗?这明明是盆!

砚寒清收回与俏如来对视的眼,手里洗的小青菜多加了一把,想了想,又加了一把。



(四十)

史仗义买手机回来了,一进门就闻到扑鼻的饭香。史仗义小心思冒了起来,修罗国度就缺这样的人才啊,说实话,要不是只有天兵君会做一点饭,他早就被自己一脚踢出去了。
秉着为自己谋福利就是为修罗国度谋福利的宗旨,史仗义脚步一转,向厨房走去。
在客厅看新闻联播的史艳文:“小空,你去哪啊?”
史仗义头也不回,“帮忙做饭。”

史艳文感动得一塌糊涂



(四十一)

史仗义拉开厨房门时,俏如来手已经搭在砚寒清腰上了。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史仗义发出一阵响亮的啧啧声,把砚寒清燥得一下跳开了。
“哎呀,我是不是看到什么不该看到了,我还是个孩子啊,你们大人调情可以关好门吗?这么没有公德心。”史仗义歪着头,一脸不忍直视的样子。
砚寒清早红了整张脸“你..不要误会我...”
俏如来挡在他面前,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二十多了还是小孩子吗,你来厨房干嘛?”
史仗义努努嘴,“帮砚大哥做饭啊。”说着绕过史精忠,拿起菜刀切起来。
砚寒清一看,切得还真挺好的,二话不说把俏如来赶出了厨房。



(四十二)

史仗义一边切菜,一边嘴也不停。
史仗义:“砚大哥,叫大哥好生疏,我直接叫你砚仔好吧。”
砚寒清:“啊,好”
史仗义:“砚仔,你可以叫我戮世摩罗,小空也行,不要叫我帝尊,太生疏了。咱哥俩不搞那一套啊,我最近想取一个日本名字叫御魂笑光辉,等正式叫这个名字,砚仔我通知你。”
砚寒清:“......我叫你小空吧”史家人都这么自来熟吗?
史仗义:“对了,不要叫我史仗义哦,我会生气的。”
砚寒清:“哎?为什么?”
史仗义:“太土!”
砚寒清:“........好吧。”
史仗义:“砚仔我刀工这么好的原因,你想知道吗?”
砚寒清一点都不想知道,但对面的人表情在说:快说想知道!
砚寒清:“不想。”
史仗义:“砚仔你真清新不做作和史精忠那个死白莲花一点都不一样,我人很好的,告诉你吧。”
砚寒清:.........我是真不想知道。
史仗义:“我高中时辍学,找到一个老板,他就一直让我切东西,没切好就打我,我怕疼啊就努力练好。还有.....”

在门外偷听的俏如来,心里湿漉漉的,叹了口气走了。




(四十三)

史仗义一发现史精忠走了,话题就往真正的目的转了。
史仗义:“砚仔,你这么好的手艺在北冥集团可惜了,考虑跳槽吗?”
正在心疼这娃怎么这么苦的砚寒清:????!!
史仗义:“你考虑一下修罗帝国,五险一金,有年假,有产假,还有特殊时期的假期哦。公司正处于上升期,有良好的海外前景,同事都很好相处。你一来我给你开个后门直接进精英小组,工资丰厚哦。”
砚寒清:“.........我在北冥集团挺好的,不考虑。”
“考虑一下嘛,真不想的我也不强求。不过你可以加一下反骨仔联盟,现在正在扩大招人,来加下微信,看在我的面子上,报名费返还10%,不错吧。”
砚寒清:...........
史仗义歪头,卖萌
砚寒清:........唉

史仗义被请出厨房。


ps:改了一下午敏感词_(:з」∠)_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