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如果杏花君被雷劈了

oooooooc,慎入
私设如山
cp:默杏,带点没捅破窗户纸的千竞和不清不楚的雁俏

  这几天天雷滚滚,有一道雷好死不死地劈到了血色琉璃树下的——杏花君。九算表示这不对啊,怎么说也应该劈到同在琉璃树下的前任钜子,真是苍天无眼!俏如来还在外面和自己师兄斗智斗勇,听到消息就拽着师兄的披风奔回去。
  俏如来和上官鸿信到了的时候,一切和往常一样,师尊和冥医前辈还是坐在琉璃树下老夫老妻的唠嗑。但俏如来心里还是有几分不安,这份不安很快就验证了。
  “我没事啊,我是医生我能不知道吗,好啦好啦,我让修儒看过了没事!”
  俏如来点点头,冥医自己的医术还是可以保证的。默苍离看两个徒弟都回来了,就问了他俩最近的事。
  俏如来被上官鸿信抢白,心里有点不爽,脚下踩了师兄一下。上官鸿信面色不改,依旧毕恭毕敬地回答师尊的问题,什么都没师尊重要。
  默苍离听完他俩的话,闭上了眼,手下擦镜声“呲啦呲啦”。“你们还有更愚蠢的作为让我窒息吗?”
  杏花君:“咋没憋死你。”
  俏如来:.........
  上官鸿信:........

  “杏花,”默苍离用当初诓俏如来和上官鸿信拜师的温柔语气喊冥医名字。冥医一怔,然后被默苍离用铜镜敲晕。
  “俏如来你.....算了,上官鸿信你来,背着杏花。”
  俏如来:........

  默苍离自己明白自己的天运,这道雷没劈到自己只会带来更大的问题,早早算好俏如来他们回来和狼主回到苗疆的日子,等到杏花一出问题就往苗疆求医。
  默苍离一行人赶到苗王宫找狼主求医时,狼主这头刚点下,就听侍女传达北竞王病危的消息,还附带人北竞王的一句话:小千雪再不来,以后就只能看小王的骨灰盒了。
  这把千雪吓得,撒开腿就要跑去。默苍离给快醒的杏花后脑勺又来了一下,提出想一同前去,可以等治疗完北竞王再请狼主看看冥医。
  狼主同意了,现任苗王苍越 · 叔控 ·孤鸣:王叔没问题就行。
  一路上千雪火花带闪电,后面跟着三个鼓风机,堪称那一年苗疆奇景。说那北竞王,千雪王爷到时,大病居然就好了一大半。

  千雪:王叔,我们能不这样吗?你这么吓我。
  竞日:小千雪嫌小王烦了啊,小王以后就不打扰了。只是希望小千雪你以后记得给我上几柱香不要忘了小王。
  千雪:呸呸,没事别咒自己啊!
  竞日: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千雪快给他王叔跪下了,“王叔王叔!我错了!”  “乖”千雪孤鸣被他王叔慈爱地摸头摸得心里一地血。
  狼主被他多愁多病身的王叔折腾完,出来诊治杏花君,后面还跟着刚“大病初愈”的北竞王。
默苍离和北竞王对视一眼,期间信息交流无数次,北竞王确定默苍离和他徒弟都不会坑千雪后放下了心。
  这边千雪诊了半天,也没瞧出杏花君出了什么毛病,问默苍离能不能把人冥医弄醒问几句。
  默苍离喊着杏花名,轻轻拍了拍杏花的脸,声音是没话说的温柔,杏花没醒。捏着杏花君的鼻子,把人活生生闷醒了。

  俏如来感叹师尊对冥医前辈真是温柔啊,上官鸿信在旁边嗤笑一声。
  上官鸿信:师弟,以前师尊一直都这么温和
  俏如来:师尊收我为徒时也是如此。
  上官鸿信:师弟感受少了,不能完全体会师尊的温柔。
  俏如来:那师兄现在和我一样啊,再说师尊明显更喜欢我。
  上官鸿信:师尊他背过我!
  俏如来:师尊他夸过我!
  上官鸿信:师尊在我昏迷时一直守着我!
  俏如来:师尊他帮我擦过脸!
  旁边徒弟俩都快挠起来了,默苍离一个眼神过去。
  上官鸿信:乖巧
  俏如来:乖巧
  醒来的杏花君:“你们俩在这样下去,别说苍离了,我都被你俩蠢晕过去。”
  北竞王挑眉,千雪一惊“我靠嘞!这雷是把冥医性格劈坏了?!”还附加毒舌。
  千雪把冥医请到房间,打算进一步查看冥医到底怎么了,一道天雷也太厉害了。北竞王看默苍离跟了过去自己也跟了上去,千雪可没自己擅长忍耐。默苍离在心里想在你踏上这一步,你这一局就已经输了。

  千雪:冥医啊,你被雷劈了之后身体一点伤痕都没吗?有什么特别感受吗?
  杏花君:没有,我自己也检查了,你看我这身体有什么伤吗?感觉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一阵白光过去什么都没有了。
  千雪苦恼地挠挠头,让冥医把衣服穿上,自己是没办法只能去找温a了。冥医衣服穿上拉着千雪讲起了悄悄话,“你和这位怎么样了?”
  “哇靠嘞,你可别乱说!”
  “你都多大人了,还藏着掩着啊。他像小姑娘似的不说,你也不说啊!?北竞王可还比你大几岁,都老大不小了还矫情啥?”
  千雪:“不是,你别说了!”
  矫情似小姑娘老大不小的北竞王:........小王擅长忍耐
  杏花:“怎么就不说了,你不会嫌弃人人老珠黄了吧,这我要说说你啊!”
  人老珠黄的北竞王:......小王还能忍。
  千雪捂着冥医的嘴把人请出去了,留下自己和竞日孤鸣两两尴尬,相对无言。

  默苍离看狼主确实没办法,也不停留,直接往还珠楼赶去。
  还珠楼里神蛊温皇倒也不稀奇他们一行人的到来,“凤蝶,奉茶去。”“是,主人。”
  俏如来接收到师尊的信息上前说话,“请温皇前辈治疗冥医前辈。”杏花君在旁边叫到“说了我没病。”
  神蛊温皇轻摇羽扇倒是应下治疗的事了,“凤蝶,你带俏如来去逛逛新建还珠楼吧。”
  俏如来:.......
  凤蝶:.......

  “主人,新建的还珠楼与以前并无两样。”
  “耶~客人来了总不能让人枯坐在此吧。”
  “温皇前辈,俏如来和师兄可以照顾好自己,不劳烦前辈和凤蝶了。”
  温皇看着离开的凤蝶颇为可惜地叹了口气,杏花可闭不上自己的嘴皮子了。
  杏花:“我说神蛊温皇啊你也别想再拉郎配了,凤蝶和剑无极就差临门一脚了,你别整其他的事了。”
  温皇:“耶~温皇自认为可以让那一脚永远没有。”
  杏花:“人家小情侣情投意合的,你非得拆散他们你开心啊?!”
  温皇:“开心啊。”

  剑无极要在这非得谢谢冥医的仗义执言,和吐槽他黑心的老丈人。
  杏花:“但凤蝶不开心啊,人家愿意你拦不住的。还有你看看你都换多少套衣服了,你咋不想着给凤蝶买一套呢,你不还我血枯蝉还不给凤蝶买衣服!女娃子要富养,看现在被穷小子勾走了,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温皇摇着羽扇不说话,眼里的阴晴不定。
  杏花接着给温皇堵心,默苍离也不拦着他,这几天他也琢磨透了,杏花除了爱吐槽了爱管闲事其他都没变化,让他吐槽好了就行。同行的上官鸿信和俏如来深有体会。
  杏花:“你想着啊,过几年,凤蝶和剑无极娃都生出来了。那孩子有几分像凤蝶又有几分像剑无极。万一性子还像剑无极,你想打又下不去手,凤蝶护着娃跟老主人你呛,想想都一把辛酸泪。”
  温皇扇子都不摇,默苍离看杏花吐槽的差不多了,便带着杏花和两个背景板徒弟走了。
  凤蝶在他们走后回来服侍主人,“主人心情不好?”
  “我心情很好啊,凤蝶。”
  “主人你?”
  “不用担心,只是冥医提醒了我一件事。”

  那时的剑无极还不知道他黑心变态老丈人给他准备了不孕不育蛊。

  苗疆一行至少确定了冥医的身体确实没问题,而默苍离也摸清了杏花改变的性格,但苦了俏如来和上官鸿信两人。

  以前:
  上官鸿信:“师尊,师尊他一眼都没看我。”
  杏花:“你师尊还是关心你的,否则你怎么一醒就看到他了。”

  俏如来:“是徒儿太过愚笨了。”
  杏花:“你别太自责,我去叫他帮你画个重点。”

  现在:
  默苍离:“再好好回想一下。”
  杏花:“你们也别回想了,来找块长布在树上吊死算了,俏如来你选个粗的树枝。”
  俏如来:.......
  上官鸿信:........

  默苍离:“做不到就自尽。”
  杏花:“都拿着织命针,直接往自己死穴捅,下手麻利点。”
  俏如来:......
  上官鸿信:........

  一天下课,俏如来对着蓝蓝的天祈求道“俏如来愿意用十年的天运换冥医前辈变回来。”
  他师兄雁王上官鸿信在一旁接道“上官鸿信愿意让师弟增肥20斤换冥医回来。”
  俏如来:????!!!!!吃我大佛珠!

  可能上天有好生之德,在又一个光打雷不下雨的日子,冥医杏花君又被天雷劈了。默苍离和他徒弟三人等杏花前辈醒来。“哎?你们怎么围着我啊?”
  “冥医前辈”俏如来尝试试探了一下“俏如来实在是太让师尊失望了。”“苍离啊,你别这么苛责俏如来,给个提示又没...哎?抱我干嘛。”
  “冥医前辈,多谢你!”



ps:
@斑点狗 看到你的私信了,谢谢你的喜欢,能让你笑得很开心缓解你的压力。我自己也满开心的。
高考虽然没几天,但不要放弃。考好与考不好,大学永远都不是终点,加油!希望这篇也能让你开心

评论(8)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