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三朵金花番外(一)

温皇为主,带剑蝶和提到一句的温赤,千竞

  酆都月在向面前的人报告今天陪凤蝶小姐去游乐园的事情。“楼主,”酆都月顿了声,开口:“凤蝶小姐今天交到了朋友,那个男孩叫剑无极。”
  一直在闭目养神的温皇睁开了眼,酆都月继续说:“剑无极是宫本总司的徒弟也是养子。”

  “这就趣味了。”

  小女生的心思太好猜了,更别说她现在只有12岁。凤蝶自那次游乐园回来了待在房间的时间飞涨,神蛊温皇她的监护人之一也不由得发出抱怨,“我可爱的凤蝶啊,端杯茶给我。”
  凤蝶蹬蹬蹬从房间跑出来,手上递茶递得倒是温柔,嘴上可利了多。“爸,你这么懒,水不就在你手边。”
  “耶~凤蝶大人亲手拿给我的茶,自然味道就不一样了。”
  凤蝶狐疑地看着她老爸,“爸,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温皇抿口茶,笑意从嘴角满出,“知我者,凤蝶也。”

  星期天的上午,剑无极攥着一束包装好的玫瑰花,手心里全是汗。今天是蝶蝶约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宫本师父也来,估计为了安全吧。蝶蝶主动约他啊啊!剑无极的小心脏激动得直跳,始,你很快就会有大嫂了!
  “剑无极。”剑无极听到凤蝶的声音,转头就看到他家蝶蝶在向他招手,蝶蝶穿这身紫色裙子好水阿。
  剑无极跑到凤蝶那边,白色西装裤将他的蝶蝶挡住了,剑无极抬头望去,任缥缈也低头看他。

  剑无极:好好........好可怕!

  任缥缈抽走剑无极手里的花,扔进垃圾桶,抱起凤蝶走进游乐园。剑无极继送花失败后,牵蝶蝶的手也被也被强制下线。
  凤蝶被任缥缈抱起来时,还有点不知所措,被这个爸爸抱着的记忆太少了,更多是千雪义父抱着自己。
  任缥缈感受胳膊上的重量,有点轻。

  进了游乐园,任缥缈知道宫本总司还有半个小时才到,瞬间抽走了身子骨,坐在路边长椅上看着两孩子在长椅的另一边拿着导游图商量着先去那里玩。
  “蝶蝶,我们去玩....”剑无极已经看向旋转木马了。
  “不如玩这个,”神蛊温皇指着蹦极说“就在附近而且人也不多。”
  剑无极扭头看这个三番五次打扰自己计划的人,“大叔!你是谁?!刚刚白色大叔呢?!”

  神蛊温皇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他,如果哪位在的话,早就窒息去医院。
  凤蝶好心地告诉剑无极:“是我爸,只是我爸换了套衣服。”

  剑无极:蝶蝶啊!他是怎么换衣服的?!在大马路上的吗?!而且脸都变了好吗?!蝶蝶你为什么一脸很正常的样子?!!!!!

  神蛊温皇可不管这个小屁孩想什么,直接激他“你不敢?”
  “怎么可能,你不要小瞧人!”

  剑无极颤颤巍巍走向跳台上,旁边的工作人员给他打气:“不用担心的小朋友,绝对安全。而且你的小女朋友还在看着你呢。”剑无极向身后看去,蝶蝶果然一脸认真地看着他。剑无极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气,工作人员笑着说:“那来了。”

  “不是来了,是来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蛊温皇在后面一蹬,把剑无极踹了下去。
   工作人员:??!!!!!!

  等到工作人员把剑无极救回来,人已经吓得半傻了。“剑无极,你没事吧?”凤蝶拿着自己的小手绢给他擦眼泪。“没...呜呜..没事..呜蝶蝶”

  温皇在后面评价:废物!
  他的凤蝶十岁时就可以酆都月配合,解决想要报复的亡命徒。
  “蝶蝶我没事,我不怕的。”剑无极努力让自己不要大哭出来。凤蝶心里想他上次也是,找不到人了,在小树下哭得伤心还一个劲说自己没事,他怎么这么傻。凤蝶心里这样想,给他擦眼泪的手劲也大了。
  “  蝶蝶,痛...”

  宫本总司一到现场,就看到自家娃娃哭得不行,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坐不住了。两个大人互相对望。
   “为什么要难为一个孩子。”
  “说出来就失去趣味了。”
  “那来吧,你所期待的。”
  剑无极好不容易把心情平复下来,就看见自家师父和那个白发大叔之间好像要打起来了。

  不是!怎么又变成那个白色大叔了!到底是怎么换装的?!打个架干嘛把自己头发解开,这样比较帅吗??!为什么路人也接受这个设定了?!不奇怪吗?!?!


  “蝶蝶啊,他们还要做多久?”
  “不知道。”凤蝶摇摇头,按她对神蛊温皇的了解,现在才刚刚开始。
  “蝶蝶,我们去玩其他的吧。”师尊和神蛊温皇坐跳楼机已经坐n多次了。

  剑无极看凤蝶同意,乐呵呵把口袋里皱巴巴的导游图张开,“蝶蝶,你想玩什么?”剑无极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和蝶蝶在旋转木马上的美好时光。
  “这个。”凤蝶的小手指着旋转木马的左上角-----过山车。
  剑无极:!!!!!!!

  凤蝶,真不愧神蛊温皇养出来的女儿。

  等到两个孩子玩了一圈,两个大人也比完了。剑无极最后还是美滋滋和凤蝶做了旋转木马,他买了自己最爱的蓝莓雪糕,上面一层蓝莓酱是他最喜欢吃的,和笨牛买雪糕时,自己吃上面的,笨牛吃下面的。但蝶蝶不同,最好吃的一定要给她尝。
  “蝶蝶,给你吃。”剑无极伸出手,凤蝶还没反应,她身后的神蛊温皇俯下身,一口咬完上面的蓝莓。

 
  剑无极拿着雪糕棍的手微微颤抖,他最爱的蓝莓!
  “谢谢你,剑,无,极”温皇盯着还没自己腿高剑无极。
  凤蝶在神蛊温皇再一次吓哭剑无极,拉着他走了。剑无极也被自己师傅牵着小手走回家,“师尊,你和那个任缥缈谁赢了?”
  “他赢了。”
  “怎么可能?!”
  “坐了那么多次的跳楼机,任缥缈的头发还是很顺滑,只有发梢稍微杂乱了,这个人深不可测。”
  “啊?!!!”
  那一边凤蝶听完温皇的回答,默默在心里捂住脸。

  十年后,
  凤蝶把因中暑而昏倒的剑无极背到床上后,跟在客厅看《岳父的美好时代》的神蛊温皇说了声:“爸,我去楼上找药。”温皇没回头,眼睛盯着电视花花绿绿的屏幕。

  凤蝶想着温皇最近去广场斗舞把腰伤了,坐在轮椅上吃个饭都要人喂,应该对剑无极做不了什么,再说自己很快就下来了。凤蝶放心地上楼。
  原本在轮椅上一动不动的身影,眼光瞄到凤蝶消失在楼梯拐弯处后迅速行动起来。
  神蛊温皇操控着高科技自动轮椅,速度提到最大档,风一般地从客厅跑到剑无极身边。
  温皇看着躺床上的废物,在外面除个草也能昏倒。一直在装晕的剑无极心里呐喊:这个黑心老丈人又想干什么?!!!

  神蛊温皇拿起刚刚在门口漂移时拿的鸡毛掸子往剑无极身上甩,十下有九下砸脸上了。神蛊温皇这个劲用的巧,致伤而不致残,打完看不出什么,明天一定肿成猪头。虽然温皇很想把他打残,但因为凤蝶,手下总是少了几分力。
  被打的剑无极:神蛊温皇这个变态!!痛!不能醒!醒了蝶蝶就不会照顾我了,为了那么温柔的蝶蝶!啊啊啊!!
  “爸,你在打什么?”凤蝶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没事,我打苍蝇呢。”
  剑无极这被气得直接跳下床,“神蛊温皇你这个变态!”
  温皇眼一眯,剑无极后背发凉。

  “温a啊,你要的货我带到了,”千雪孤鸣人在屋外喊着“来个人卸货。”
  “义父,我马上来。”凤蝶在二楼阳台应了声。
  “凤蝶你别了,太重了。来个男人,温a呢?他腰还没好?”
  凤蝶刚想说爸腰还没好,剑无极昏倒了,就看到剑无极飞出去摔在了外面台阶上。
  “剑无极,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剑无极扶着腰站起来。
  “这是怎么了?”千雪孤鸣在一旁帮着扶了把。
  “麻烦你了好友。”神蛊温皇在门口,刚刚就是他把剑无极扔出来的。千雪一看温皇还坐着轮椅着,有点急了。“不麻烦,我都熟悉了。你这腰怎么还没好,进房我给你看看。”
  千雪推着轮椅,还回头对剑无极说了句“麻烦你把货搬到地下室去。”
  剑无极抬头,阳台已经没有凤蝶的身影了。

  剑无极:..........

  “温a啊,”千雪让温皇躺床上,在给温皇捏腰。“那小区居委会会长人家是到了血霉了,让你看上了。”
  “千雪,我是正常进行退休生活,再说人赤羽大人也不是没那个意思啊。”
  这话不说凤蝶听了,藏镜人听了也不信,但偏偏听得人是千雪孤鸣。千雪孤鸣谁啊,那可是孤鸣一家的老天使,心眼啊坏心思就没长他那。
  千雪信了,“人家有意思你还等什么,要我帮忙吗?那啥叫什么,僚机!我和藏a可以做你的僚机!”
  温皇笑而不语,话头一转“好友,你不需要我做你的僚机吗?”
  “靠北,你可别乱说啊!”千雪松开手,快步走去卫生间洗手,水流的哗啦啦响。
  温皇眼里笑意更浓,欲盖弥彰啊千雪。


ps:
两百fo感谢,非常谢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