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和机器人同居的日子(二)

地冥,越骄子机器人设定
cp:冥迹,瓜饺(瓜是白瓜)





(十四)

  玉逍遥舍不得地冥一个人在家闷着,带着他一起去非常君家商量学校的资助问题,顺便去蹭个饭。
  越骄子很看不惯玉逍遥,每次见到非常君又抱又搂,来家里跟自己家似的。而且他居然能找到非常君藏小零食的地方!非常君也惯着他让他吃!这样让越骄子有一股不知名的心火在烧。

  越骄子和地冥第一次见面,“友好”会谈后,商量好了,他管住玉逍遥,自己管住非常君。
   但地冥拗不过玉逍遥,越骄子拗不过非常君,他俩还是哥俩好。





(十五)

  越骄子等玉逍遥和非常君在书房谈正事后,眼神示意地冥,把数据传给地冥。
  地冥打开数据包,点开链接一看,手下裁剪花草的剪刀电光闪闪。

欢迎来到人定胜天论坛,这里是云海大学非常君和玉逍遥的cp,不拆不逆。

#人定胜天#  abo梗  酒后发情play

#人定胜天#  办公室爱情

#人定胜天#  美食家的小娇妻

#人定胜天#  对你独有的温柔  he

#人定胜天#  我喜欢美食,但我更喜欢你  小萌文

#人定胜天#  古代au  吃货王爷x吃货侠客 俩个吃货玩转江湖

#人定胜天#  第三十次亲吻
。。。。。
。。。。
。。





(十六)

  地冥把手里的剪刀捏把捏把捏成一个铁团扔到垃圾桶。越骄子看着地冥的眼神,冷哼一声开口道“这是他们学校里的人开得一个论坛,他俩在学校里是热门cp,特,别,热。”后面三个字咬牙切齿的。
  地冥看着越骄子,越骄子看着他,身后窗帘无风自动。
  “你想怎么做?”
  “合作。”越骄子挑眉,嘴角一咧。
  地冥去吧台倒了两杯酒,递给越骄子。玻璃杯轻碰的声音清亮。

  “合作愉快。”






(十七)

  非常君和玉逍遥扒着门缝偷看他们。
  “咦,他们俩今天很和谐啊。”玉逍遥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他俩在客厅打成一团的惨烈样子。
  “而且还喝酒了。”非常君点点头。
  “会不会下毒,不是”玉逍遥刚冒出这个想法,就自己否决了。“下毒对他俩没用。”
  “可能是和好了吧。”非常君的语气很不肯定。
“希望如此。”
  玉逍遥非常君:怎么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十八)
  地冥斜倚着阳台的木秋千,语气三分嘲笑七分不耐烦地说:“越骄子,你这是推波助澜了啊。”
  越骄子坐在沙发上,翻个白眼也不管地冥看不看得到,手下死命敲着电脑。
  他想着人定胜天cp吃得是非常君温柔宠溺的人设,自己黑非常君不就行了。至于黑玉逍遥,现在还在和地冥合作,没不要做这种伤敌一百,自损一千的事。
  地冥帮忙了很多,黑非常君,他可是太乐意了,非常愉悦身心。

  他俩一连手,还真把非常君黑成那种表面老好人,内里毒辣心狠黑成鬼的人。结果人定胜天热度不仅没下去,还涨了一大截。
  越骄子看了图文不仅数量涨了,质量也有提升,甚至有人专门开贴分析非常君和玉逍遥之间的感情。

  非常君心里没有玉逍遥,大宝贝单箭头,被骗这么多年,你说虐不虐,虐!虐死了!
  两人最后殊途,非常君真正明白自己的心时,玉逍遥却再也不信了,你说虐不虐,虐!虐死了!
  多年好友,只是利用,曾经的时光都是假的,这几年的情爱终究是错付了,你说虐不虐,虐!虐死了!

  越骄子:............

  在大家接受非常君黑化的设定后,论坛里的文有了改变:

#人定胜天# 黑人觉x玉逍遥  我不爱你

#人定胜天# 黑人觉x玉逍遥x白觉  3p 慎入

#人定胜天# 回到过去

#人定胜天# 黑人觉x玉逍遥  囚禁play

#人定胜天# 呆瓜,我的糖糕呢?
。。。
。。

  越骄子捏坏三台电脑后,地冥活动了手腕干起来了。





(十九)

  地冥从另一个方面下手,他开了一个叫地老天荒的论坛,让越骄子帮忙宣传。
  他自己在伦坛开了n个号,画同人图的,写文的,p图的,发真人消息的,给太太们打call的,挑起撕逼的,参与撕逼的,当圈管的,硬是让这个论坛热闹起来了。

  越骄子:............

 
   越骄子觉得地冥自己搞自己和玉逍遥cp的行为很恶心,但他还是帮忙了。这个方法有不有效果不知道,但人天,冥迹都火起来了。




(二十)

  非常君最近觉得身边的人看自己很不对劲,有天下午习烟儿还抱着书包跟他说,班里有人要他的签名。
  非常君:“啊?!!”
  习烟儿歪着头说:“觉君,你不知道啊,但你都有全球后援会了,你看!”非常君看着习烟儿手机里的x博号,心里疑惑的很。
 
  在客厅充电的越骄子:..........

  后援会的事是地冥搞出来到,地冥自己披个马甲瑟斯当了玉逍遥的粉头。越骄子看着自己也弄了个非常君的,马甲叫习烟儿。但地冥和越骄子黑非常君黑得太狠,出现了非常君的黑粉团。越骄子想着不要让事情脱离自己掌控,自己又披了个马甲叫鬼麒主做了非常君黑粉头。





(二十一)

  君奉天:玉逍遥,离经的生父找来了。
  玉逍遥: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现在找过来,可能有问题,奉天他叫什么,我让人查查他。
  君奉天:他叫鬼麒主。
  玉逍遥: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师弟!那个鬼麒主是非常君的黑粉头!不是好人,天天在网络上抹黑非常君,我想打他很久了,不要离经跟他接触!
  君奉天:我知道了。


  鬼麒主:??!!什么变态?!鬼者来找儿子的!辰初!爸爸不是坏人啊!你信我!哇哇哇哇哇哇哇QAQ






(二十二)

  玉逍遥跟地冥说了非常君知道自己的粉头是习烟儿了。地冥压下眼皮,调动自己的表情,问:“那习烟儿知道了?”地冥这话说的不清楚,但玉逍遥明白了。
  玉逍遥摇摇头说:“没有,非常君不打算告诉习烟儿他已经知道了,让习烟儿自己玩。”
  地冥掐断了和越骄子的连线,貌似不经意的问:“玉逍遥,你不是也有粉头吗?”
  玉逍遥笑眼弯弯,“天哥哥我这么好,当然会有一大群人喜欢。”地冥看着他不说话。
  玉逍遥凑到地冥面前,左看看右看看,“那小十七喜欢天哥哥吗?”
  地冥用胳膊撑开快挂在他身上的玉逍遥,不冷不热说了句:“脸皮真厚。”
  玉逍遥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地冥却是不断关闭鲜红的页面提示,眼中数据闪动的飞快。








(二十三)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永远能瞒住的秘密。地冥最近和越骄子天天不知道出去干嘛,玉逍遥也没问他,机器人也是人,是人都会有秘密。玉逍遥电脑死机了,想着拿地冥房间的电脑顶一下。
  玉逍遥拧不开门,锁上了,想起地冥说过不要去他的房间。但工作还急着做,玉逍遥找了一圈找到家里备用钥匙,打开门时,小声说:“只是借下电脑,绝对不干其他的。”
  门打开了,但地冥把房间的窗帘拉得很紧,透不过一丝光,门口的光照进黑黢黢的房间,只能照到书桌的椅子边。
  “呯” 玉逍遥打开房间灯,愣在那里。

  房间的墙壁满满的都上是自己的海报,床头柜,书桌上是等身比例的玩偶,床上是等身的抱枕。
  玉逍遥记得这种抱枕都是双面的,颤巍巍地伸出手,把抱枕翻了个面。背面是接近全裸姿势的自己。

  玉逍遥倒吸一口凉气,我要吃20根香肠冷静一下。

  吃到第17根时,玉逍遥就冷静下来了。





(二十四)
  地冥是傍晚回来的,他收到玉逍遥的消息了,玉逍遥今天要和同事吃饭,估计很晚才回来。地冥收拾了一下家里,打开自己的房门。
  他打开灯,往床上扫了眼,整个人定在那里,为什么自己的床上有两个玉逍遥.....

  玉逍遥在床上摆着和抱枕上一样的姿势,看到地冥,眨巴眨巴大眼睛,“小十七,回来了啊。”
  “........”
  “小十七?”
  “........”
  “地冥?”
  “........”
  “鬼谛?”
  “........”
  “永昼?!!”
  “........”
  玉逍遥发现不对了,赶紧跳下床,检查地冥出什么问题了。







(二十五)
 
  “你好,有什么能需要帮助的吗?”
  “你好,我家机器人死机了。”
  “请问发生什么让机器人死机呢?我们需要知道原因,才能派专门的维修人员上门维修。”
  “我.........”玉逍遥有点不好意思“我对他抛了个媚眼。”
  “嗯.......啊?!!!”


ps:
迟来的更新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