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总而言之,法儒尊驾穿越了

ooooooc,慎入
为区分,穿越的称法儒,年少的称君奉天
奉天逍遥退隐后的一个小故事
cp:奉天逍遥

  法儒尊驾穿越了,在他去逮在灵云寺后山偷吃的玉逍遥的路上。
  虽然不知为何穿越到了数百年前,这不妨碍他救下了当年第一次下山遭受危机的玉逍遥一行人,并以云游不知名的前辈身份与他们同行。

  “累不累?”法儒小声问向身侧的玉萧,今天要赶到遭到妖患的村庄,君奉天和玉逍遥前去找落脚的所在。
  玉萧和他记忆中一样擦了脸庞的汗水,“没事的前辈。拖累前辈要照顾我的脚程。”
  法儒摇头说:“无需自责,你本就是第一次下山,路上还是你一直照顾你的师兄,体力消耗很多。”玉萧害羞点点头,自己提神聚气努力赶路。

  法儒在旁边并行,从前也是,玉萧坚持不要自己和玉逍遥的帮助,也从没说过累让自己和玉逍遥慢一点,拉她一把。就这样一个人陪他们走过了千山万水。

  认真赶路的玉萧不知道她身边这个慈爱可靠的前辈心里酸楚的像来不及酿好的葡萄酒涩苦。

  “前辈,小师妹,你们终于来了!”年少的玉逍遥在前方像他们招手,“我和奉天猎到了好大一只野鸡。”年少的君奉天把晕倒的野兽扔到一边,看着自己衣角污渍满脸嫌弃,对着刚赶到的小师妹说“小师妹,我去换下衣服,你帮我洗了。”
  玉萧爽快应下来了。法儒听了心里非常不开心,直接开口道:“衣服自己洗!”

  法儒:小师妹都这么累了,还敢让小师妹洗衣服,想都不要想。

  年少的君奉天心高气傲想开口反驳回去,却被面前前辈锋利的眼神止住了话音。
  玉萧忙说:“前辈,没事的。”“你休息一会”法儒柔这声音对玉萧说,对着君奉天声音一下威严压顶,“男子汉大丈夫,自己的事自己做。”

  玉逍遥看这里情况不对,过来打哈哈,“前辈不要生气,奉天奉天,我们一起去洗衣服。”
“玉逍遥你不要太惯着他了,你休息一会。”

  君奉天:???!!!!!!

  君奉天蹲在小河边洗衣服,觉得不对劲,那位前辈对自己和玉逍遥和小师妹的态度差别也太大了。
  君奉天边搓着自己手里的衣服,眼神不停在三个人脸上扫过。在他旁边的玉逍遥曲着胳膊肘捅奉天,“奉天,你看什么呢?”
  “玉逍遥,你不觉得前辈对你和小师妹态度特别好吗?”
  “我招前辈喜欢不是常识嘛。”
  “玉逍遥,你要点脸。”君奉天照着玉逍遥的脸甩泡沫。玉逍遥一闪身躲过去。
  “我是认真的,玉逍遥,他不会是你的......亲戚之类的?”
  玉逍遥思考了下,“不可能,玉门有关的人我都认识。不过嘛....”玉逍遥挂着诡异的微笑看着君奉天,“我觉得前辈和你有几分相似。指不定前辈是玄尊的朋友,因为某种原因把你寄养在玄尊门下。现在是来找你了。”
  “玉逍遥,你是找练啊。”
  “洗完衣服来一场。”
  “来就来。”

  吃饭时,玉萧递给了法儒一个大鸡腿。法儒接过来怀念地尝了口,玉逍遥看前辈吃得似乎很满足,把一个超大的糯米圆子夹给他。

  法儒看着团子心情复杂,自从到了灵云寺吃的是“粗茶淡饭” ,玉逍遥就没有一天不是从自己碗里捞东西吃,还整天喊饿。现在看着脸上还有稚嫩痕迹的玉逍遥,心软得不像话。
  “不用给我,你自己要多吃一点。”                                                                                               
  玉逍遥应了声,转个身就和君奉天抢起最后一个鸡腿。
  “奉天,我都只吃了一个。”
  “谁抢到就是谁的。”
  “那师兄我就不客气。”
  “玉逍遥,你肯叫我一声师兄我就把鸡腿让给你。”
  “奉天啊你要尊重师兄。”

  两个人筷子飞舞,谁也不让谁。法儒一筷子夹了最后的鸡腿给玉逍遥。

  君奉天:??!!!!
  玉逍遥:!!!!!!!!

  “前辈,你这太偏心了!”
  “多谢前辈,前辈喜欢我没办法的奉天。”
  法儒认真看着君奉天,“你不要多吃。”
  “为什么?”君奉天很不解。

  “.........会胖。”

  君奉天:.............

  “前辈二师兄是那种不会胖的体质,倒是大师兄脸上的肉都嘟嘟着。”玉萧说这话露出羡慕的眼神,君奉天在旁边附和,“就是的,我吃多少都不会胖的。”
  玉逍遥听了不干了,捏起玉萧脸庞和他如出一辙的婴儿肥,“小妹,我这是家族遗传,你也有的。”
  玉萧吐了吐舌头,不理她哥。

  法儒一直看着君奉天,用一种穿透岁月银河的谆谆教诲感说:“真的会胖。”

  君奉天:............

  玉逍遥哈哈笑说到:“前辈,奉天很瘦的,他比我还瘦两斤呢。再说吃多点胖点也没什么”
  法儒想玉逍遥你以后可不是这么说的,每次捏着自己的三下巴说“师弟,你真该减肥了。今天的饭菜师兄帮你吃!”

  法儒:玉逍遥这个大猪蹄子。
  玉逍遥:怎么觉得前辈看我的眼神有种幽怨的感觉。

  君奉天从盘子捡肉吃,法儒的眼神转移到他身上。深受肥肉痛苦的法儒左眼表示会胖,右眼表示你真的会胖,两个眼睛合起来的眼神就是少吃点

  君奉天:.........

  君奉天觉得吧,这位前辈对玉萧和玉逍遥也太好了点,尤其是看玉逍遥的眼神。就像那种看自己最怀恋的人的眼神。难不成前辈喜欢玉逍遥,这个想法一出现脑海就让君奉天屏住了呼吸。
  准备睡觉时,君奉天特意走到玉逍遥身边,一边各种亲密一边拿眼神瞟前辈,前辈别想了,玉逍遥是我的。

  法儒尊驾:这小子是不是在炫耀自己有玉逍遥?!!!是吧!!绝对是吧!!

  君奉天的幼稚行为在前辈叫他出去指教后停止了。

  白天玉逍遥洗衣服时的一句话让君奉天上了心,真越看自己和前辈眉目相似的越多。君奉天晚上睡不着觉,走到为他们守夜的法儒面前,冷不丁冒出一句:“父亲。”

  法儒:...............

  法儒体内神皇之气都要溃散了,深深呼吸了下,极力平静的说了一句:“你说什么?”正法出鞘声在耳。
  君奉天连忙道:“没什么,打扰了前辈。”
  “你半夜是想干什么?”
  君奉天脸突然红了,他到底在干什么,张张口打算说话,却发现被抢白了 。
  “前辈,我还想问你”玉逍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法儒倒是不惊讶,点头让他问 。
  “玉门有关的人我都知晓,前辈你又对我和小妹多加照顾。所以前辈你是不是.........我母亲的崇拜者之类的,看到故人子女便多加照顾。”玉逍遥一脸狡猾,君奉天捂脸。
  法儒头发上的流苏都被气的无风自动,拿着正法在面前两个皮猴头上狠敲了下,“快去睡觉!”
  玉逍遥和君奉天两个少年打打闹闹回去了。

  法儒就在后面看着,看着他们的身影映在满山月色中,叹息散在风中,惊碎四周风景。法儒尊驾眨眼间回到原来的世界。面前小小的花精颤抖着道歉,没想到自己的幻境竟困住了先天。
  法儒尊驾并没有怪他,花精的幻境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是他误闯了。他一开始就发觉了是幻境,只是放任自己困在其中。他给了那个吓得哆嗦的花精一点仙缘,能否有成就还是靠他自己。

  法儒尊驾继续在后山寻找那个贪吃的家伙,那个幻境似乎只是个幻境。
 
  “奉天!”
  法儒闻声望去,一头白发的飘逸仙者站在梧桐树枝上对他笑。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幻境里他们少年的背影,他想抱抱玉逍遥。如果树上的白发仙者不说话,
  “奉天,我掏到鸟蛋了!”

  法儒:.........

    “奉天,接着我。”玉逍遥一跃而下,君奉天伸出手接住他,此夜星辰与你都在。

  仙心藏玄,御命丹心,奉天逍遥,今世不变,来世依然。

ps:
连夜看到了奉天逍遥退隐,我爱他们

评论(13)

热度(155)

  1. 梓楮_lemon伶开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梓楮_lemon伶开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