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三朵金花(五)

现代AU        主史家三子
cp:俏砚   网空   蟹牛   恨心



(五十六)

  砚寒清是被胸口的胳膊压醒的,他睁开眼皮看着身边的俏如来,叹了口气。
  砚寒清毫不留情把人掀开,自己下床洗漱。在自觉去厨房的路上遇见了准备上班的史艳文和罗碧,表示会做好一家的早饭的。

  砚寒清: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他家的

  等到早餐做好了,他才回到卧室叫醒俏如来。“俏如来,起床了。”
  床上的人静止不动,三秒后仰卧起坐起来。俏如来眯着眼顶着一头乱毛抱住床边砚仔的腰。
  “砚仔,我头好疼。”

  砚寒清扶额,心想能不痛吗,昨天晚上你和小空喝了一箱啤酒。砚寒清想到昨天晚上又忍不住叹口气。




(五十七)

  时间线移动到昨天晚上,为了庆祝无心和小空上大学,一家人一起吃顿饭,砚寒清被拉来做饭。

  砚寒清:..........

  晚饭吃到一半,小姑娘不吃了,要保持身材,擦擦嘴离开饭桌去了自己房间。饭桌上没了女孩子,一下子热火朝天起来。

  史仗义在挑水煮鱼里的酸菜,把油溅到对面罗碧身上,还好死不死地抖嘴皮子,把他二叔惹恼了。他二叔操着火锅锅盖追着史仗义打,他俩围着餐桌来了场神庙逃亡。

  俏如来鼓掌喝彩,史存孝被眼前两个人快如闪电骚如大雁的身法给晃花了眼。至于史艳文,他在厨房准备餐后水果。

  砚寒清觉得自己应该做什么,但被俏如来按住了。

  史仗义年轻力壯,跑来二十来圈气都不喘。罗碧手持锅盖,威风不减当年。
  砚寒清实在看不下去了,俏如来安抚他不要担心,然后伸出自己的长腿把飞奔的史仗义绊倒。

  史仗义:............
  砚寒清:............

  罗碧逮住了史仗义,到不可能打他。一是孩子都这么大了,一是他要是动手了,后面史艳文的纯阳灌弟就可能接着来了。

  他把史仗义赶到阳台洗衣服,饱受屈辱的史仗义把衣服扔进洗衣桶,想起史精忠那一脚,悲从心来。
  夜色如水,人在月色下总是会多愁善感的。史仗义在洗衣机轰隆轰隆声回想自己悲惨的童年,越想越伤心。
  史家人的亲情是世上最可笑的悲哀!这时候要有酒就好了。

  “要酒吗?”
  “要。”史仗义说完一愣,这不是伸出亲情破灭脚的史精忠吗?!
  “你来干什么?”
  “不说了,喝!”史精忠递给史仗义一瓶,自己闷了起来。
  史仗义看到史精忠这么狂放的喝酒愣呆呆地和他一起闷。
  “我........”  “喝!”
  “史精忠你.......”  “来,再喝。”

  这要是史仗义清醒时,肯定要说几句话刺史精忠。但被几瓶酒一灌,史仗义的聪明脑袋已经不清楚了。
  几轮下来,两个人干脆坐着喝。史精忠想起来灌史仗义酒的原因,打探一下史仗义那个不是传销窝点更似传销窝点的公司是什么情况。

  “小空....”  “大哥不说了,喝!”
  史精忠被这声大哥激得脑袋发热,二话不说和史仗义对吹。





(五十八)

  史艳文他们来到阳台时,史仗义和史精忠已经喝瘫了。
  史艳文和史存孝扶着史仗义回房,喝醉酒的小空乖巧得不行,史艳文要他抬手就抬手,要他脱鞋就脱鞋。
  史存孝拿着湿毛巾给二哥擦身子,刚解开衣服扣子。醉得迷迷糊糊的史仗义拉着史存孝的手亲了口,“爱将,今天你自己来。”说完把衬衫扣子全撕开,躺在床上睡着了。

  史存孝:????????

  “爸,二哥是什么意思?”史存孝转头却看到自家父亲乌云压顶,痛心疾首的样子。
  “爸?!你怎么了??!!”
  “存孝,爸爸.......爸爸没事。”爸爸心痛

  史精忠由砚寒清送回房,史精忠和史仗义醉酒时一样都是乖乖的。但俏如来他沉啊!
  砚寒清把俏如来收拾好时,自己已经累得直不起腰,随便清洗一下在俏如来旁边睡着了。






(五十九)

  俏如来顶着一头鸟窝进洗漱间,出来时就是个温和有气质的社会精英模样,特别有文化的那种。
  砚寒清和俏如来吃完早饭,走下楼时,俏如来问:“砚仔,明天早饭吃豆沙包怎么样?”
  砚寒清没什么意见,只是觉得今天的俏如来心情特别好的,心情好到在车右座哼起歌来。

  在和俏如来同居第七十一天,砚寒清又一次刷新对俏如来的认识:

  要考虑买车载音响了,有些人讲话声音好听但唱歌辣耳朵,比如俏如来。




(六十)

  史仗义没有人叫起床,一觉睡到大中午,清醒那一秒史仗义就想起昨天晚上喝醉酒的事,恨不能以头抢地!

  史精忠一定把那声“大哥”录下来了,他干得出这种事。史精忠从小就焉坏焉坏的,

  小时候把自己的作文带给史艳文看,拽前桌的辫子他都偷偷记录跟史艳文讲。史仗义越想越觉得人生实在是太灰暗了。唯一的安慰就是床头银燕留下的牛奶,如果他没有看到杯子下压着的纸条的话:

  二哥,起床记得和牛奶。我今天和烛九阴出去玩,不用担心。

  史仗义回想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七夕啊。然后木着眼把狗粮味的牛奶喝了。





(六十一)

  戮世摩罗想着不对,自己又不是单身狗。拿起手机给网中人打了电话。
  “爱将~”
  “你好~”
  戮世摩罗看着手机上网中人的名字,听着另一端活泼俏皮明显不是网中人的声音,自己的头发绿的发慌。
  “歪~还在吗?”
  “你是谁?”
  “我是公子开明,刚从分公司回来的,老板你好。”
  “........”

  戮世摩罗问他为什么拿着网中人的手机,公子开明说网中人和曼邪音去做头发了,把手机忘在办公室了,其他两个一个去了梅香坞一个在核对账目。
  戮世摩罗和公子开明聊了起来,越聊越投机。

  “你一开始怎么没认出我。”
  “一开始看到臭小子来电没联想到我们伟大的老板。”
  “...........”






(六十二)

  戮世摩罗和公子开明加了微信,发现这个公子开明欢乐球球分数居然比他高,二话不说甩了个挑战。
  戮世摩罗在客厅玩得开心,听到楼下有人喊忆无心的名字,眉头一挑看着忆无心在窗台应了声,然后回房换衣服。
  戮世摩罗对这个堂妹并不熟,她谈男朋友这事最多能看到他二叔发狂让自己开心一下。
  但就是突然想到小时候忆无心叫他“仗义大哥”的样子,还有他在生病时在床头柜看到的白色石头。

  戮世摩罗淡然走到阳台,“唰啦”打开窗户。
  “那个逼崽子不长眼勾搭我妹呢!”
  “挑衅黑白郎君会是你一生的错误哈哈哈哈哈”

  戮世摩罗往窗外定睛一看,那只黑白斗鸡跨着哈雷在楼下。
  这不是我现男友的前男友吗?!!!
  tmd史家人有毒吧!!




ps:
七夕快乐啊大家

评论(14)

热度(85)